[短篇故事][深海病人]

生活練習 於 17/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文: 譚嘉燕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katetam1228/


安柔忐忑地坐在門診的病人等待區,她感覺得到心跳不停加快「呯呯」地重跳。安柔不斷用手指頭搓揉左手的無名指,彷彿藉此去安撫自己。今天安柔不是以病人的身份坐在這裡,她只是陪伴好朋友欣祈看診。


安柔臉無表情去故作淡定,她提醒自己不要四周張望,更不要露出異樣的眼光和神情,但她仍敏感於他人的微細動靜。


安柔坐著的一排椅子突然搖晃了一下,嚇得她頭皮發痲,左眼眼皮也跳動了幾下。「是旁邊有病人發作嗎?不要吧!」

身形龐大如鯊魚的中年男子戴著黑色漁夫帽,一屁股坐在隔安柔兩個座位的位置上,又大力咳嗽起來,不過還好他有戴上口罩,讓安柔放心了一點。鯊魚男好像感受得到安柔隱隱約約的偷瞄,轉臉望了她兩眼就罷,沒有把她放在心上,他就開始自俓低頭玩手機。


這位鯊魚男並不如令人聞風喪膽的鯊魚般會兇猛攻擊和傷害別人,而且到底是鯊魚襲擊人類較多,還是人類殘害鯊魚較多?


等候區的天花板很矮、空間很細、沒有窗戶但燈光明亮、牆身被塗上柔和的奶油黃色,安柔覺得這裡的氣氛給她一種處於深海的感覺,不是因著海底是深沉暗不見光,是這地遙遠而寧靜,因常人不常接觸而散發神秘及誤解的氣味,裡頭的人們也像深海生物被大眾想像得過份奇形怪狀而孤獨和空寂。


這裡的人一臉自若,煞有介事的只是外面的人。


安柔挽住欣祈手臂步出精神科醫院,欣祈感受得到安柔心裡的不安:「妳剛才等待我的期間很擔憂吧?妳害怕其他病人,又不知會否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


被猜中的安柔突然語塞又一臉尷尬 ,她覺得好像怎樣表達都不妥。


欣祈沒所謂地聳肩,心裡從容:「那妳會害怕我嗎?我知妳不會,因為妳熟悉我。有時恐懼一樣事物只是源自不了解和誤解,我無須羞愧,更無須在意旁人的眼光。」


安柔:「嗯。」也是,如果因有病求醫而受人冷嘲熱諷和歧視,是病人本身有問題,還是帶住有色眼鏡去偏見他人的人有問題?


在搭車回家的中途,坐在她們身後的男人不停口沫橫飛地大打噴嚏,如墨魚吐墨汁般連環排放黑氣,令人避無可避。墨魚男的友人勸導他戴上口罩保障別人,只換來墨魚男嗤之以鼻:「我戴了口罩反而人人對我避之則吉,我才不要被人當怪物!」


對墨魚男投以異樣眼光的人,讓他有病都不敢戴上防護,最後自己被傳染,嚐苦的是誰?


於更加後方的位置,本只是傳出兩名女人的口角對談聲,後來你一言我一語愈吵愈烈,互相不停高聲臭罵對方 ,突然讓傳出力竭聲嘶的咆哮聲。


安柔回頭一看,她們像兩隻螃蟹打架似的手腳並用交纏起來,正開始大打出手,臉容極為扭曲和兇惡。安柔很討厭和膽怯於爭吵的場面,她覺得互相發瘋指罵是很恐怖的事情,憤怒只令她們互相傷害,旁人失去寧靜,大家都沒有出口可言。


欣祈瞪大雙眼,頭貼安柔耳邊輕聲:「喂,其中一個女人是我公司同事來的,她平日已是經常胡亂大發脾氣,又會指住他人發狂追罵,想不到對陌生人同樣如此。」


安柔的呼吸開始加深和比之前急促,她害怕會發生的場面,於日常裡已隨處可碰見,是司空見慣之事。她額頭開始滲著頭大的汗水、窒息感爬上胸口,她好想立即逃出此地向外拚跑……


深海以外之陸地,你以為你遇見的他/她就一定是健康可愛之人?可能連自己亦不是必定美好,就看你對自己誠實與否。


文: 譚嘉燕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katetam1228/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