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的愛,相濡以沫

觸動心靈 於 19/03/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海子說: 活在這珍貴的人間, 人類像植物一樣幸福, 愛情像雨水一樣幸福。

  兩千多年前的莊子,也不約而同地把幸福比喻為雨水。莊子《莊子•大宗師》記載一個典故:“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其中概括出來的“相濡以沫”的生活哲理,造就了不知道多少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那是多麼感人的情景啊:也許是由於一場急驟的太陽雨,讓兩條魚跳躍著向往著陸地上的天堂,因而被羈留在道路上,困在車轍裡面。他們的理想破滅了,為了生存,兩條小魚彼此用嘴裡的濕氣來滋潤著對方。但是,這樣的生存環境能維持多久。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於是,他們幻想著海水終於漫上來,兩條魚也終於回到屬於它們自己的天地,最後,他們相忘於江湖。彼此快樂的生活,忘記對方,總比那種“相濡以沫”的生活好啊。

  “相濡以沫”,或許令人感動,但忍受的是生存的無奈和窘迫;而“相忘於江湖”,則是代表一種超脫的境界,放手讓你走,或許更需要坦蕩、淡泊的心境吧。所以,能夠忘記,能夠放棄,更是一種幸福。

  我們曾經深深地愛過一些人,愛的時候,把朝朝暮暮當作天長地久;把繾綣一時當作被愛了一世,於是承諾執子之手,幸福終老。然而,一切都消失了,我們終於明白:天長地久是一件多麼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幸福是一種多麼玄妙多麼脆弱的東西。也許愛情與幸福無關,也許這一生最終的幸福,總是與心底最深處的那個人無關。我們往往會牽住另一雙手,一生細水長流地把人生風景看透。

  其實承諾並沒有什麼,消逝了也不算什麼,世上所有一切自有它的歸宿。我們只有學著看淡,學著不強求,學著雪藏,把那些有關“相濡以沫”的往事,藏到歲月的潛網也觸及不到的地方。

  只是在某個落雨的黃昏,在某個寂寂的夜裡,還會有一個身影隱約地在心裡潛入淡出,淡出又潛入,拿不下,也抹不掉,直到生命彌留之際。

  有一種愛只能屬於絕望,即使我們貢出最後一滴眼淚或最後一滴血,乞求一個結局,可是冷酷的命運之神,卻決意不給我們一點憐恤,永遠不改他的初衷。有一種愛注定要絕望,因為在現實裡沒有它生存的空間,而絕望之後的愛,往往住在天堂,永恆而聖潔無比。
(一)我習慣於看著你
  
  我習慣於白晝看著你
  比白雪還要爛漫的淚花
  比太陽雨還要酣暢的哭泣
  
  我習慣於寒夜裡,傾聽你
  比痛苦還要深重的呻吟
  比溺水還難以忍受的喘息
  
  我習慣於疾風中,感受你
  比玉兔還要迅捷的心跳
  比花影還要恍惚的悲喜
  
  任何時候,我習慣於我的習慣
  比生命更重要的抉擇
  比時間還要長久地愛你
  
(二)一種花叫天堂鳥
  
  一只不會飛的鳥
  卻是仙仙欲飛的花
  天堂鳥,躺在人間的
  田野裡,睡著了
  一片蔚藍裡,孕育著
  橙紅色的夢,像征
  永恆的向往,執著的迢遙
  在那爛漫的妖嬈裡
  有一種韌性的仰角
  蠕動著黑夜脆弱的需要
  那是一種世紀之愛
  戀人早逝了,而她卻
  以一生來等候,像地上的
  天堂鳥,於是人們說
  只因一點點固執
  就只能抱恨終老

(三)完美的絕望
  
  我在時間背後的鏡子裡
  發現了上帝的秘密,就像
  普洛米休斯手中的光明
  照耀地底下的尋覓
  我在你的懷抱中,預見
  流星經過的周期,還有
  伊甸園裡斜坡的軌跡
  但我不再期待極地光芒
  穿過荒原的荊棘
  把我從狼群中救起
  又讓我在你的愛裡沉溺
  就像那缺氧的魚,而且
  **得可以
  你的眼睛是一池淤泥
  掙扎是沒有用的
  除非一沉到底
  靈魂沒有醒來,而軀體
  只有以沉降的姿勢
  去完成悲劇,黑漆漆的
  境地裡,沒有什麼比絕望
  更加完美,沒有什麼
  比死亡,更具有吸引力



來源: 網絡流傳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相濡以沫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