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MV說故事-明明很愛你

窮得只有夢 於 02/08/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我是阿忠,是餐廳的一名小職員。雖然在餐廳工作已經接近三年,但仍不受重視。也許因為口吃的關係,老闆從來都不給我有關接待的工作,怕我說話時失禮餐廳。我的日常工作大約都是處理一些雜務,譬如是訂貨、清潔廁所、端菜等等。總之,老闆安排我的工作就是盡量不跟別人溝通。

其實,我對於這安排又沒什麼意見,反正口吃真的令我在說話時碰壁,對於此,一直都沒大多自信。因為接觸的工作,我漸漸的少話來,也許太習慣一個人默默耕耘的時候,有時竟忘卻了自己的聲音。正因為我有這樣的缺點,也驚惕着我如非必要也不要說話。

我跟同事們的感情並不深厚,因為我常常沉默寡言,他們都認為我是個大悶蛋。而我卻認為說話是是非的源頭,即使他們不理會我,也不覺得可惜。

一天,餐廳走來了兩個凶神惡煞的男女,他們二人各自的其中一隻手臂都有蔓藤的刺青圖案,令人聯想到他們是什麼壞分子,特意走來搞破壞。他們挑選了近窗邊的位置,一直不閉眼的仇視着對方,十分嚇人。餐廳內的客人見狀都趕忙結帳,離開這個危險之地。之後,全餐廳前所未有的安靜,就連平日最多話的同事都默不作聲,只是呆呆凝望著事情的轉變。

之後同事們都向我打眼色,要我招呼他們。從他們的神情頓然明白到其不懷好意,一方面他們早知我有口吃的缺點,平日從不要求我替客人下訂單,二來他們有難了,就要我頂上他們的位置。此刻,我終於明白什麼是「患難見真情」。

我邊端着兩杯水戰戰競競的走到那對男女的面前,邊祈禱着不要有生命危險。我愈走近他們,就愈覺得死期快到。我輕輕把水放在桌子上,手提着筆顫抖的等候着他們叫食物。怎料,女方一手抓住我剛端出來的玻璃杯,然後狠狠地把水潑在男人的臉上。那個動作清脆利落,險些全場的人士都拍案叫絕。那男士用手在臉上一抹,然後氣沖沖的走了。

被掉下的女子的樣子由憤怒轉為悲傷,隨即嘩啦嘩啦哭了起來。我站在旁不知所措,一方面因為口吃的關係不會安慰別人,二來我也被那女子突如其來的「變臉神功」嚇得無從招架。
「小姐,你‥‥‥你‥‥‥沒事嗎?」我一出聲就結結巴巴起來。

怎料她愈哭愈大聲,還把我緊緊的抱緊了。我整個身子都變得僵硬起來,全身發抖,我還是頭一次被女生抱得這麼緊。加上她手臂上那長長的蔓藤紋身,令我彷彿被蔓藤束縛着。

「小姐‥‥‥有什麼‥‥‥可以幫‥‥‥你?」我一出聲彷彿成為了眾人的笑柄,可是如不出聲又不能改變局面。

她當場又立即變瞼,然後把我鬆開,再把頭一仰,用真誠的眼神望望我,然後說:

「當真?那你答應我,每天見到我時候都要跟我說聲『我愛你』,好不好?」

我的腦袋頓然變得空白,方才她還「哭着臉」,現在又反過來跟我講條件,她真令我懷疑她的傷痛是不是真的。她水汪汪的眼睛流露着令人憐憫的感覺,這令我不由得避開她的眼晴。同時,因為我口吃的關係,也不願多問她的動機,只是大嚷一聲:「好!」

那女人立即得意忘形,拍了一聲手掌,大聲叫道:「太好了!我每天都是被愛的!」

翌日,那女人又跑來餐廳,跟昨天一樣,同事們都推我去招呼這名奇女子,我又再一次戰戰競競的跑到她桌子面前,端上水和餐牌給她。怎料,她用一手把水潑向我的臉上,然後聲嘶力竭的大嚷:

「難道你忘記了昨天答應過我些什麼?」

我暗忖:當然記得了,但沒有想過她所說的是認真‥‥‥我在懷疑,我是不是遇上了瘋女人?

「還不說!」她繼續大嚷。

我用手在臉向下一抹,水都滴在地上。然後逐個逐個字機械式的吐出來:「我!愛!你!」

說了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我愛你」後,她又興奮的用她的手臂緊緊的圈着,這一次,我不僅被那刺青蔓藤束縛着,還有那句「我愛你」,形式化的約束着我的說話。

就是這樣,這來歷不明的女人成為了我的惡耗,每次她的出現都頓然令我精神緊張。人家說:「我愛你」和「對不起」是生命中最難於啟齒的三個字,沒想到我這一生沒怎說話,卻每天都說着其中最難開口的話來。

餐廳內的人都被那女人嚇怕了。記得一次,我在清潔厠所時,那女人又跑到餐廳大吵大鬧,說如看不見我、聽不見我說的「我愛你」絕不離開。老闆立即安排另一位的職員代替我清潔厠所的工作,然後迅速捉我到她的面前,要我好好的安頓她。每次她聽見我說的「我愛你」,她的樣子立即會變得甜絲絲,然後乖乖的坐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工作。世界彷彿只有我,才可以把她降服,把她約束着一樣。
同事們都取笑我平日默不作聲,卻可以泡到妞。其實,每一次跟她說「我愛你」都十分尷尬,因即使連我的母親也未曾聽過我說出這肉麻的話來。

老闆視這女人為厄運之神。為保障餐廳安寧,老闆調我至最前線的工作,好讓我以最快的速度安頓她。以前我只是負責內務的工作;現在我反而當上了餐廳外務的位置。我當上接待員,開始會問客人:「先生,多少個位?」、「請問想吃什麼?」我發現我的說話能力不但進步了,而且我更不像以前害怕跟別人接觸、害怕說話了。我也從來沒有想過,口吃竟有復原的一天,我漸漸對自己充滿自信。

一天,那女人如常跑來餐廳,我一見到她的蹤影立即機靈的跑到她面前。怎科,她竟然用手輕輕掩著我的口,溫柔的說:

「你以後也不用再跟我說這話了!我已經康復了!很感謝你在我最難熬的日子每天都陪伴我、跟我說『我愛你』,你令我感受到愛的存在。在失戀的日子裡,我慢慢想通了一些東西。以前我對男朋友總是迫得太緊,要求自己成為他心中的第一位,結果迫使他離開我。你看我的手,有一條長長蔓藤的刺青,這是我迫他跟我一同刺上。每次當我牽著他的手,我都感覺到我們是捆在一些,永不分離。同時,我也就以為這也是提醒他不可以離開我。結果,他忍受不了我的橫蠻無理,撇下了我。你還記得你第一次見我的情境嗎?那就是他要跟我分手的時刻。」

說狀,她又感慨得哭起來。

「我知道我是一個很情緒化的人,我做盡了世間上最任性的事,目的都是想得到別人的重視。可是‥‥‥每當我看見了手臂上的蔓藤刺青,我發現我不但綁不住他,反而綁死的是自己,因為我不願意面對那個沒被愛的自己‥‥‥」

她輕輕用紙巾抹去眼淚,又說:「我留意了你很久,以前你是很怕跟別人溝通,但這幾個月來,我發現你不僅不怕跟別人談話,而且說話時更是說得很靈光呢!你口吃的問題不像以前的嚴重,那都是你願意面對缺點的成果。請答應我,以後都不會因為自己的缺點困自己在死角裏,在未來的日子,一定要好好加油!再見了!我的朋友!」
說畢後,她輕輕吻向我的面頰走了。

我輕輕撫摸著我的臉,在想:是我解開她約束的枷鎖,還是她解開我心中的鬱結?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明明很愛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