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睡的人叫不醒


常常遇到這種狀況,周遭熟悉的友人來找你談心事。
內容聽一聽你不禁眉頭一皺,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跟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曖昧,無法割捨一段沒有未來的感情,
要去加入傳直銷等沒發展的事業,買一些不需要的東西,衝動的決定人生的重要事件...

諸如此類,外人看來根本不需要苦惱的問題,
當事人確往往陷在迷霧內無法做出取捨。

此時,你想著可憐的朋友被騙了,於是很有條理地分析給他/她聽,
但不管你舉出多少的證據,邏輯多清晰地說明,
他就是不相信,還回了一句:『可是...』

原因很簡單,他不是被騙了,他是自己在騙自己。
在某個遙遠的國度,曾經有個姓馬的總統,
對自己同黨的立法院院長挑起一次愚蠢地政變。

為何說這政變愚蠢呢?
因為這個馬總統手上的證據其實很薄弱,而且是違法監聽取得。
稍稍懂點法律知識的人都知道,毒樹果理論。
毒樹產出的果子不能吃,沒有經過合理程序取得的證據也不能用。

但馬總統依然非常堅定,根據監聽內容裡,一些可以作文章的字句,
就可以斷定立法院長為他黨人員關說,要開除黨籍,除掉院長身份。

且對全國大眾大聲疾呼:『如果這不叫關說,什麼叫關說。』

人民臉上浮現尷尬的三條線。
某吳副總統,某張市長,某林秘書長,這些人做過的好事才叫關說啊。

然而,仔細去分析馬總統的心裡,他想說的話應該這樣翻譯:

『我希望這件事可以視為關說,這件事必須要視成關說,
如果這樣不是關說,我不是很蠢嗎?』

後來馬總統的政變沒有成功,民調支持度又大幅度下滑。

不過從這個事件,我們還是可以清楚看出來,人是會自己欺騙自己的。
而且欺騙自己的時候立場反而比其他時候都還堅定。

這可能是生物的演化機制,在非洲大草原上,
羚羊群快速地奔跑著,逃避獅子的追捕。
不過當羚羊被獅子一拍到的瞬間,羚羊就昏厥過去。
這是過度的驚嚇恐懼造成的自然反應,同時也是一種造物者的仁慈。
失去了感覺之後,就不用承受接著被吞食的痛苦。

人類在這方面的表現,主要是心理上的,
對於不能承受的事,不願接受的真像,不想面對的未來。
有時候也會採取自我痲痹的做法。

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女主角松子為了追愛弄得傷痕累累,被一個個男人害得淒慘潦倒。
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真正在意的,真正的問題癥結在於她的原生家庭。

但她不願意去面對父親,不願意去面對自己對妹妹複雜的情緒,
不願意去好好整理自己的內心,多麼脆弱,缺乏自信。

她自欺欺人地相信,只要找到一個愛她的男人,她便可以不再孤單。
為了這個渴求,她不惜犧牲一切。

就像溺水的人拼死游往一塊小浮木,卻沒看見身旁的船一樣。

這種人意外地在真實生活中也很常見,她們總是愛得非常辛苦。
她們總是被玩弄,當第三者,被劈腿,被拋棄,夜裡痛哭。

乍看之下,好像命運總是不放過她們。
但其實仔細追究,會發現她們是主動追逐這樣的命運。

每個人都是希望幸福快樂的過一生的,但她們卻是往痛苦的路上走去無法自拔。
因為她們心裡隱隱約約有一種很危險的想法:

『這樣的心痛還不叫做愛,那什麼叫做愛呢?』

然而她們藉由這樣自殘式的愛戀想逃避的東西往往很簡單,

就是孤單。
然而越想逃避孤單卻變得越加孤單。

有些痛苦,是必須正面對決去承受的,不能只想著依靠別人,
或等一個奇蹟的機會。

裝睡的人叫不醒,除非自己願意張開眼睛。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心理  愛情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