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電影院末散場的那時

虐心者 於 02/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在書房裡伏著筆尖寫著一封還未完成的信件,活於自己的幻想世界裡, 那個世界裡全都是你的影子,我為此放下了手上的筆, 畫上了哀號的一個句號。
我第一次對句號產生如此的不捨, 但為何此物卻末能取替你的位置。

這一句又一句的情詩,寫得如何再美, 也再也不會傳到在千萬哩遠方的你手上。

「不要再想下去了, 我該停止去想你了。」

我欲想放下鋼筆來,停止筆尖的墜落,
可惜,卻末遂。

我用雙手蓋著那該死的一雙耳朵,這是,失戀後新一年的第一天,我希望我能更寧靜的去過一人的生活。
於是,我便買了一本單薄得只可存小量文字的記事本,去記錄著,我這個新生活。
思緒和記事本都重新整理之後, 我獨自拿起一個粉紅色的小提袋, 脖子束著一部小型數碼相機。
帶著自己最赤裸的心臟去尋找生活的真諦,也希望, 我能找回被他丟了的自己。

今天2013年5月7日,
13:00PM晴天 ,

我去看了一場電影,一部自己不喜歡看的政治電影,劇情反常得變得格外的有趣,幽默。
進入戲院前,我竟然糊塗的忘了戲票放在哪裡去,我把東西左翻右翻,弄到售票的職員一頭霧水,排在後面的人都紛紛㧗評我的糊塗,

此刻,我很確定,我的腦袋中,就只有你。

記得,每次看電影之前,你也會事先挑好看的電影給我看,
原來,每一次購完戲票後,
你總會小心地把電影戲票安然的放入袋裡。

然後和我安坐在充滿爆谷氣味的電影院裡,手牽手的看著每一幕情節。
現在,旁邊只是剩下一段又一段空洞的字幕,每句對白在背景音樂相托之下,仿佛奏著一首悲鳴曲在陪我觀看,我眼中盡是哀痛。

這場政治電影好看,在於每一幕也有你的身影伴在我,劇情多空泛,節奏多悲痛,我也不曾孤單。

曾經,你握着我的手,對我這樣說,

「伴侶,是一生一世的,二人為一體 ,永不分離,於是心靈也不會再會有空虛的一刻, 因為此刻我們都擁有彼此。」

但現在,這句説話,對我而言是兌現不了的謊言。

百老匯電影院,
是我們經常約會的地方,那時體貼的你,
現在懷念着過去的我,同一種場合,
沒有了你, 我只是會多了一份眼淚, 我只是會多了一份思念。

我只是會哭到散埸時,獨自離去。

我的手,只是會缺了你的一份思念, 其他的東西卻完整無缺,包括抽屜塞滿的一疊又一疊的戲票。

黃昏時份,回到家中,我重新拿起卓子上伏下了的鋼筆,點綴著濃黑的墨水,於你的緍禮請柬上,寫着:

「祝新婚快樂,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永不分離。」

然後把這婚禮請柬放進郵箱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虐心者  愛情  電影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