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卻不在那個群組裏面

那一天一個經常有對話的群組沒有再響起提示。

當你如常的說話,換來的只有幾句回應。

然後我就知道有另一個群組出現了,只是我不在裏面。

有時候總想時間回到那個沒有智能電話的年代,我不太喜歡回望過去,但有時總會有點感觸。有時不是對方低頭用電話而少了互相之間交流的問題,而是有時總有朋友聚會時會有些人突然看完訊息就笑了起來,或者幾個朋友之間說著一些好像你應該要知而實際你不知的事,那種就是outsider的感覺,但自己明明存在於同一個圈子同一個時空之中。

有一刻尷尬得,會懷疑自己在那個地方的存在是不是正確。

明明同一圈的朋友,卻原來之間還有另一個核心。

的確,每個人也會有自己好朋友的圈子,但當一個大圈子完整地把一個小圈子包圍住的時候,那是最差的狀況,但當然小圈子的成員不在大圈子聚會時講inside joke的話,其實沒甚麼大不了,但通常都事與願違,總會有一兩個很「白目」的人(台灣用語,即係唔識睇人眉頭眼額嘅死蠢),習慣性地想到甚麼就說甚麼,而沒有顧及到其實有可能有人不知道他在說甚麼。當聽到inside joke的時候,老實講,除了傻笑或者尷尬笑,又或者跟住笑但明明不知道笑甚麼之外,有甚麼選擇?

當出來見面時他們都說著自己不明白的事情時,你就會知道自己的地位在哪裏。
或許仍然是朋友,好朋友,但有另一個更細的核心出現時,就知道自己永遠隔了一層。

----------------------------------------------------------------------------------------------------------------------------------------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來我的Facebook page支持一下啊
https://www.facebook.com/rainingheiyu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希雨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