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的背影

女生。散文與詩 於 05/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下班時間的銅鑼灣依舊堆滿人頭,我努力地往相反方向擠進人群中,希望趕在跟你約好的時間前與你碰面。再次收到你的訊息,的確讓我愕然,我以為你不會再找我了。我們大概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沒有聯絡,但這時的我卻沒有一點興奮或緊張的心情,而是平靜得好像跟每星期都碰面的朋友見面。或許,你就是我的老朋友。

穿過急忙回家的人潮,我終於趕到目的地,而你早早在等我。深藍色外套、黑色長褲,腳上穿著的依然是你最喜歡的白色球鞋,不知你是否下班累了,身體靠在廣告牌上,好像要把身上的重量、下班的疲累都交出來。此時我的手機傳來你的訊息,我望向你,你只是低著頭、緊皺著眉,專注地凝視著手中的電話,似乎沒有抬頭的想法,原來這是你想我時的模樣。突然,我心頭一慌,忍不住吸了一口氣,才鼓起勇氣向你走過去。

「好久不見。」你被我的話嚇得頓時站直了身子,身體不自然地向後退了一小步,但又因人潮的推湧向我再走前一步。你看著我的雙眼、輕輕地說聲「你好」,讓我不知怎地竟然害羞起來,我連忙把視線轉向人潮、不敢與你對看。雖然只是短短幾秒鐘,但我從你小小的單眼皮中,看到讓人安心的神情。你依然是你。打過招呼後,你便逕自向著餐廳走去。

慢慢地跟在你身後,我終於可以放任地把你的身影吞噬在眼內。你的背影我已經看過不下數十次,走路時不疾不徐的步調、身體站得直直的步姿,就像理直氣壯地向世人宣示自己的道理,用自己的步調展現出自己的信念。但你知道嗎,走在你身後,總會讓人有著從後緊抱你的莫名安全感。現在的你,背後會否依然空出一個擁抱的位置?

到達餐廳後,在你的對面才剛坐下來,我便感到你的目光已經在我的身上遊走,我以為這是想念老朋友的目光,卻熾熱得讓我承受不著。我努力按捺住自己的緊張,以雙手緊握腳上的外套,低下頭來嘗試避開你的凝望。「真的好久不見了。」你溫柔地說道,讓我不得不把目光從餐牌上移向你。你的手裡同樣地翻開餐牌,但眼睛卻是與我對視,臉上則是掛著淡淡的笑容,卻又不像對朋友的笑,更像是父親對著女兒慈祥的笑容,讓我既心動卻又感到失望。

這頓飯我們回到舊日的時光,沒有尷尬,沒有陌生,談天說地,亂聊一通。我問你為什麼不再找我,你卻是平淡地說:「我生病了,要做手術。」你看著我嚇呆的表情,好像早就預料到我的反應,笑笑地說手術早就成功,而且現在的身體很好,不用擔心。「我只是不想把我的軟弱給你看到。」你依然是你,從不把自己的不安加諸於別人的身上的你,卻是承受著最多的傷害,無論是身體上或是心靈上。

你依然是你,我過去、現在、未來所認識的你。我笑說你做人過於堅持己見、我行我素,連生病了都不讓人知道,你邊吃著意粉,邊聳聳肩、輕描淡寫地說,你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包括現在依然喜歡你這件事。」我手中的湯匙跟著我的身體微微地顫抖,雙腿的肌肉亦好像被電撃般緊縮起來,一陣暖意流進我的腦袋裡,頓時變得空白、不能再作思考。我差點忘記自己是你愛著的人,亦是傷害你的人。當初我是你的愛情劊子手,讓你依附於我身上的愛被別人嘲笑,但你卻對此一笑置之,而我卻是沒有一絲內疚地忘了你愛我。到底手術跟我,誰為你帶來更多的痛楚?而如今劊子手又有否改過自新的機會呢?我生硬地把意粉送進口中,卻弄得滿桌皆是,你為我遞上紙巾,像往日一樣收拾我的麻煩。

飯後步出餐廳外,寒冷的空氣劃過我的臉龐,我踮起腳尖,大力地把空氣吸進身體內,嘗試讓依然在發燙的皮膚冷靜下來。你從後摸摸我的頭,彎下腰,看進我的眼裡說:「能夠再遇見你,真好」,讓我的兩頰再次像火炭一樣燒紅起來。你走在我前頭,嚷著要送我回家。你的背影,依舊是我熟悉的身影,依舊的步調、依舊的自信、依舊的安全感,如今這個背影願意為我回頭、留下了位置,我亦準備跟著背影回家。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女生  感情  戀愛  散文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