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褪色

藍言次論 於 16/09/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前陣子才想起妳的生日早已過,好像已私訊了妳對妳說生日快樂之類的說話,好像妳也回覆了隻字。
從前總會為妳的生日而獨自興奮,會絞盡腦汁的令與妳渡過的生日與未有我出現的時候來得特別,走過多少地方才買到會令妳快樂的禮物。
想起那時候的種種,我還是會不禁微笑起來。

「你沒有恨她對你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嗎?」好友阿伶時常對此看不過眼,雖然時常滿口嘮叨但其實有點替我不值。
我輕輕的拍著她的右肩說:「當然沒有,因她不值得我去恨。」
阿伶與我的眼神在一瞬間交接,就如閃過了一下電光,然後說:「她不值得你去恨,還是你不想去恨她?」

下定決心將某些或某段感情淡化,之前的預備動作比實行之時更不容易,那人的想法與自己可以承受的程度才是重要的考慮因素。

只是,這一次我沒有加入那人的想法,我只想著自己:「關係可以來得這麼的淡淡然,在我看來也不錯!」
阿伶不置可否然後輕聲的說:「只怕你生不了恨卻種下了根!」
我搖搖頭說:「自己付出了感情就總會想別人給自己回應,多少也好,但既然這種要求是由自己出發為先,這又怎可以對別人生恨,要恨的應該是自己才對。」
阿伶重重的點了頭說:「沒有找她吃飯嗎?」

我笑說沒有,這才想起從前對她那無可救藥的渴望,為她更改自己的時間表,為她更改了自己的喜好,只為讓自己可以與喜歡的她好好的渡過一晚。

我輕聲的對阿伶說:「人有時候總會把重點放錯,總以為眼前的風景就是最耀眼,其實自己才是最耀眼的風景。」
阿伶再一次對我的說話不置可否:「在我心中最耀眼的是蝙蝠俠。」
「我覺得蝙蝠車比他本人更耀眼!」阿伶被我的說話逗得哈哈大笑。

與她的日子隨著不同的節奏而走向陌生,疏離也是沒有意外的事,我深深吸下一口妳留下的溫柔,呼出來的卻是不再如初並已褪色的我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