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紀念冊

藍言次論 於 28/1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喂!正下著大雨,你有沒有帶雨具?」這是阿嬅久不久便會送來的一個窩心訊息,然後總會盡快回覆說:「有啊!縮骨遮。妳呢?」什麼秒回都不會在她身上出現,大概到我下班了雨也停了她的回覆才會出現:「對不起啊!開了三四個會議,什麼也忘了!」意料之內,我回覆說:「不要緊,吃飯了沒有?」阿嬅說:「吃過三文治,稍後又開會了!」阿嬅是在保險公司裡工作,她不是整天去忙著見客戶便是忙著開會,忙這個字已經是她的擋箭牌。認識她的最初,她已很認真的向我說明這一點:「如果你不能忍受一個很忙的朋友在你身邊的話,那你可以當沒有認識過我。」我十分欣賞她的坦白:「忙便忙,不是用忙來做藉口便可以。」阿嬅望著我良久才說:「有時…我只是對某些人如此!」我笑笑說:「對某些人…有時我也是藉口多多,就是因為不太想聯繫,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不要說慌便可以。」

沒有男朋友的日子,阿嬅把大部份的時間都留在工作上,其實阿嬅一直也是事業型女性,只是因為有了另一半才什麼也分出一半給另一半。現在又回到一個人的路上,當然又再去打併了,有時就連星期六日也乖乖的奉上。幸好每月一次共聚晚餐的約定怎樣也沒有改變。吃著水煮魚的時候我問她:「怎麽妳好像沒有了自己的時間?」她夾著辣子雞的時候說:「我部門的經理下個月要退休了,經理說要推薦我接他的位置,我總不能什麼也不做吧!」水煮魚實在好吃,我再夾了一塊快樂地送進口裡,然後我笑說:「哦!原來有人臨急抱佛腳。」阿嬅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唉…以前總以為有個伴侶嘛!什麼也以他為先,就算經理想我加班我也要先問問他…還幻想過結婚…倒頭來…現在是我決定我的時間我的路。」我好像看到初相識時的阿嬅,看到她的自信回來了實在是高興的事,我說:「不如…叫多一道毛血旺。」阿嬅拍拍手說:「好呀!我想吃這道菜很久了!」菜很辣但吃得很高興。

三個月後,阿嬅便正式成為部門經理,我與阿宇分別送她最愛的百合花作為恭賀,到了晚上我們再到大排檔慶祝,吃著炒蜆時阿嬅說:「我想,我剩下的朋友就只有你倆了!」我幫她倒著啤酒說:「為何突然有感而發?」阿宇說:「她以前有很多朋友,想約她吃飯比中六合彩更難。」這些我倒也不知道,我說:「妳就當中了兩個特別獎吧!」阿嬅笑說:「你們是我的大獎。有時會想起阿爸所說,妳一日未死一日也不知道誰陪到妳最後,以前沒有聽進心裡,現在有些年紀了才知道這才是現實。」聽著是有點悲哀但事實也真的如此,記得有位歌手說三十歲過後便是另一個人生,也可以當是倒數人生的開始,我們回憶的會比開始的更多,身邊的事情也會越來越簡化清晰。

阿宇吃罷口水雞說:「小時候我看到紀念冊上寫的友誼永固,總會問寫的同學是真的嗎?現在那些說永固的人早已消失了!」阿嬅顯得有點尷尬說:「紀念冊…家裡裝修之時已丟掉了!」阿宇立即說:「你看你看!」我托著頭說:「紀念冊這東西,我記得我從來沒有寫過,有紀念冊也只是抱著人有我有的心態才去購買,然後沒頭沒腦的去叫同學寫,那個同學寫過什麼早已忘記。」阿嬅指著我對著阿宇說:「你看你看,這樣才是真冷漠。」我淡淡的笑著說:「不是冷漠,你們告訴我紀念冊這東西是紀念什麼?」他們認真的想了一會,阿宇回答說:「就是給那些沒頭沒腦沒記憶的人長大後讀得到,從前的人從前的歡樂從前的感情吧!」我說:「那麼如果回憶裡是有你或妳的話,何需紀念?」阿嬅說:「好像有些道理。」我笑說:「我的意思是,如果記憶裡根本沒有你或妳的時候,十本紀念冊也只不過是傢俬店書櫃裡的書罷了!」阿宇說:「哈哈!即是真空。」阿嬅說:「那不要說紀念冊了,說紀念日吧!就紀念今日,我升職!」我們一起碰杯,聲音鏗鏘。

寫紀念冊的時候,每句也是精心傑作,念出來也是字字鏗鏘,當時寫下友誼永固的心情是如何肯定,每個人都好像會交出真心真意去陪著你走,可是紀念冊裡面只有紀念,陪著你走的人到最後只剩下懷念。


IG: https://www.instagram.com/zbluetal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