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濾鏡

藍言次論 於 29/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他:「天氣好像又轉冷了,小心身體啦!」
妳很想告訴他,他的短訊時常令妳覺得溫暖…但沒有,因為妳怕著誤會。
他:「正在下大雨,妳有雨傘沒有?」
妳很想告訴他,妳時常帶著的伸縮雨傘是他送的…但沒有,因為妳怕會讓他想太多。
他:「累了嗎?要好好休息啦!」
妳很想告訴他,昨晚夢到與他坐在沙灘看日落…卻沒有,因為妳怕一念成災。

只好封存。

妳與他認識好久好久了,久得連對方的每個習慣都變成了自己的習慣那樣。
在假日妳會與他走往遙遠的海邊,聊著各自的心事、談著各自的理想,妳感到與他有很相近的思想但妳從來都沒有想過會愛上他,也許是因為妳了解到在愛與不愛之間,在他心裡都有著很多的位置、很多的名字包圍著,所以妳一直都把自己放在一個適合的位置上,從不貪心。
直到在一個陽光普照的日子裡,妳與他往山上跑,跑到累的時候他喘著氣對妳說:「如果…如果我遇見一個女人,那種非她不愛的女人,愛到可以連自己都不顧的女人,到時,妳還會在我身邊嗎?」
彷彿失去了一次心跳的妳心神慌亂:「因為一個她你便可以什麼都不要?真的什麼都不要?恐怕到頭來其實你什麼都想要。」
他把腰伸直又做了一些伸展動作:「會在我身邊嗎?」
妳沒有答話,其實妳是不懂得回答。

後來,他沒有遇到可以令他連自己都不顧的女人,妳卻遇上了一個愛得可以連自己都不顧的男人,愛的深度就連妳自己也感到驚訝。
如同早就定下的遊戲規則般,兩年後妳與深愛的人因為第三者而分開了。
同年,妳在無意之間知道從前他所提及的那種女人,其實是妳。

過了好一段日子後,妳與他一再往山上走走,一路上都默不作聲的他突然問妳:「如果要比較起來的話,妳愛他深還是我?」
妳不懂得如何答話,答案比數學還要複雜,答什麼也會傷人傷己。
他指往山下的遊輪說:「如果妳是海中心的遊輪,那我只不過是淺海中的魚…妳不必花時間走近我把我看顧,因為在妳心裡沒有愛我這回事。」
坦白得就像把心臟握得血肉模糊一樣痛。
痛得眼淚直流,痛得好像快要斷了氣。
他沒有利用妳流淚的機會緊緊的擁妳入懷,他只是沉默的看著妳哭,也許是他太清楚妳還是深愛著那個男人,那個在與妳分手後的每天也叫妳一定要好好吃飯,一定要如同以往一樣的睡得好好,在以後的日子一定要獲得幸福的男人。

他太清楚所有的擁抱都只是過程而沒有結果。
他望著大海說:「很久以前,有朋友說過,如果心碎掉,以後就不會再懂得愛人,因為珍貴的心已經沒有了。」
他的話令妳哭得更加厲害。
被一個妳沒法去愛的人去愛妳,原來可以這樣痛。
那天之後,與他的一切都好像停了下來。

如果與他經過過的是一個夢,妳希望夢裡面的每個令他傷心的畫面都可以加上濾鏡,不要那麼清晰。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