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半月

藍言次論 於 24/03/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他離開妳的時候,天空正慢慢的掛上半月。

與他分手的原因很小也沒有爭執。
妳站在他曾說面積太小不夠兩個人站在一起照著的鏡子面前說:「是不是自己把自己的傷感克制了?應該要哭出來才對啊!」妳期望自己能流出一點撕心裂肺的眼淚去發洩,但卻若無其事。
妳開始做著家務起來,先把兩張冷氣被掉進洗衣機並習慣的倒了兩瓶蓋的滴露入水中洗滌,因為妳很喜歡滴露的獨特氣味,把洗衣機開動後便拉著吸塵器以妳的習慣把屋裡的每個角落來回的吸了數次,直至自己覺得滿意。
關掉吸塵器的時候洗衣機剛好把冷氣被洗好,把冷氣被晾好後,妳把架在一旁的衣衫收好,坐在梳化慢慢的把衣服摺起來,摺至最後一條手帕,那是他喜愛用的手帕,妳把他的手帕放在臉上,手帕下的妳不用假裝把分手帶給妳的窒息感處理得井井有條,也不用再假裝優雅的去接受他離開妳這樣的事實,就讓自己變成疲軟的泥土。

「他愛過妳但現在不愛了!妳還在期待什麼?其實妳又何必要把自己弄得如此卑微?」好友與妳一起去吃日式放題的時候說。
是的,妳還是對他有一絲盼望,盼望他會浪子回頭,從新把妳好好的依賴著深愛著,但此刻的卑微讓妳感到很平靜,直至妳留意到好友目不轉睛地望著對面馬路,隨著好友的視線望過去,原來是他與他的新女朋友正在牽著手快樂地聊天,那一刻妳才明白到真的不能再期待什麼,再近的盼望也只不過是結束的前戲。

當發現那些太熟悉的故事,正在在自己身上發生的時候,妳只想自己不會帶著不甘心的心去比較。
「很匹配!應該有著與我不一樣的笑容,對答方面也應該會與我不一樣…越過眾多肩膀的她就連背影都那樣纖細好看,怪不得…她可以得到我無法擁有的那顆心。」妳把自己置身事外帶著微笑的說。
好友聽著妳細小得差點聽不到的自言自語後說:「不要比較!就像我當初看到妳與他走在一起的時候一樣,我也不會與妳比較。」
才想起,好友是他的前度,而現在妳也是他的前度。
妳與她有著一樣的傷口,也有著來自一樣的快樂,妳問好友:「那時候…妳有哭過嗎?」
好友微笑說:「當然有!但我選擇不再掙扎,愛情裡事與願違的事太多了…那個時候…我只希望他不會讓妳哭泣,可以好好的照顧妳就可以了。」
暖暖的眼淚終於為坐在妳面前的人流下來。
好友滿意的點點頭說:「終於哭出來了!」
妳索一索鼻子說:「不狠我嗎?」
好友搖頭說:「唉…又不是妳把他搶過去,是他把視線轉移向妳罷了!而且妳是我的好友,如果因一個我們都愛過的人而失去彼此…實在太可笑吧!」

妳在她的臉上看到比愛情更值得擁有的善良,其實妳有點想大哭一場,卻在瞬間想到為什麼還要哭呢?人生有很多的空白格需要別人來填補,有一個對妳特別坦然特別珍惜的人已不錯吧!
眨眨眼睛,漆黑的天空正擁抱著半月,低潮後需要的是反思,痛苦後仍在心中的是欣慰。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藍言次論  有些感情  半月  反思  欣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