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定》

藍言次論 於 10/06/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與朋友吃著糖水的時候,她問我:「有沒有試過看到一個人之後就覺得生命好像飽滿了許多?」
我想了一會後說:「有呀!但那不是我最親近的人,而是一兩位韓星,是不是有點中毒?」
她放下匙羹說:「又不是的,也許你是被她們閃閃發亮的光吸引罷了!」
我笑說:「就像外星人用發光的指頭輕觸我的頭一下,然後把我的靈魂全數吸去?」
她拍拍我的肩說:「就叫你不要看太多什麼超自然、什麼鬼怪的電視劇啦!」


即使與她有說有笑,但我還是感到她一陣一陣滲出來的悲傷,她沒有提及自己的感情事太多,我便一直假定她過得快樂。
有時候朋友之間就是不停的存在著假定,假定著對方一定過得比自己好。
這些假定的想法都是心存善意的故意忽略。

東拉西扯的說著從前,最後還是把話題拉到她與他的近況。
「告訴你,我很久都沒有試過睡到自然醒,今早醒來的時候我在想,其實與另一個人分開只不過是自己在經歷一個傷心階段,一個可以放下理性姿態的時候...我可以在這段時候任性地埋怨、任性地哭鬧,甚至不負責任的與別人說著自己的委屈...把自己放到討人厭的空間裡面,讓自己的情緒放大假。」
在昏黃的燈光底下,我還是看到她淡淡的淚。
一直都心存善意的假定她過得比我更快樂,看到她的淚痕,才發現是我的假定令我故意忽略她。
我大力的深呼吸,就像要把自己對她的忽略呼出體外,然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小禮物,在她面前打開色彩繽紛的小手帕說:「我們都要給自己的身體一些空間去面對傷心,在沒有人的地方盡情地歇斯底里哭鬧,用這手帕把妳的傷心吸乾,然後重新拾起遺留在天堂裡的快樂。」


她:在你的天堂裡,什麼是快樂?
我:讓我的假定成為妳的真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