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粉紅色的眼淚]

生活練習 於 29/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文: 譚嘉燕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katetam1228/


這裡是海岸旁的一條小鎮村落,每間獨立小屋排列得整齊也密集,小屋的外牆都像穿上了一層甜美色彩的糖衣,再加上淡紫藍色的天空色調,遠看這迷幻的景色就如一幅美麗又不真實的油畫,身處其中旅遊的阿晨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童話的角落裡。


如果可以,她想一直逗留在這裡,一輩子躲在這裡,就這樣每天早上慢條斯理地吃著早餐配啤酒,然後騎著單車自由穿梭陌生的大街小巷,再尋覓一間別緻的咖啡店悠閒地坐下來放空,晚上只坐在沙灘上望著夜空和享受微風就已經可以快樂起來……


又或許,她只是抗拒重返某個令她呼吸不了的地方。


——————————————


阿晨根據當地人的介紹,來到一個人潮湧擠的周未市集,場內有不少小孩都手拿著粉紅色與白色混搭的氣球,大人也會寫意地邊呷著果酒邊遊逛。


這裡的歡笑聲流瀉空氣之中,泛起甜蜜的味道。她需要這一種快樂的氣氛。

市集內眾檔口不只有單一種類的販賣品,而是百花齊放,例如:新鮮調配的混搭水果酒、可愛的嬰兒玩具、宗教風格的飾品、小型家庭電器、二手書籍和唱片,甚至也有塔羅牌占卜、幫忙尋找失物服務和指甲彩繪等等的檔口,看似連不上邊際的東西都安然共存在同一空間內。


阿晨抬頭一看,天上掛著一大塊好像阿拉丁神燈形狀的白雲,她見狀馬上從手織包包中掏出手機去捕捉有趣的畫面,但一秒間雲朵已經被風吹散開來。


阿晨漫無目的地隨意跟著人潮方向,當她經過一檔首飾攤位時,她被一條水滴形狀的粉紅色玉石項鏈吸引著眼球……


「這條項鏈的名字是『粉紅色的眼淚』。雖然我們大多都是在悲傷時流下眼淚,但眼淚總能溫柔安撫我們受傷的心,哭過後我們就能重新振作起來,而且能夠接納和面對自己的軟弱,也是一種勇敢的表現吧。」


「這顆眼淚會指引和帶領妳尋找到對妳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喔。」


晚上,阿晨坐在民宿廚房的露台裡,把馬尾解放下來,任由髮絲凌亂。她一手把玩著項鏈,眼睛盯著無盡延伸的大海、和前方那遙遠卻明亮的燈塔光芒,腦袋迴盪起攤位女老闆厚實和滄桑的聲線話語。


人生總有舉步維艱的時刻吧,當下會非常恐懼,擔憂不知自己是否能夠安然跨越,但等待時間一過,不經意回頭一看,才會發現原來一切困難都已雲淡風輕地拋在身後。


可是人在當下進退維谷的時候,心靈總是比較脆弱亦沉重,我們害怕自己作出的決定、害怕要承擔不如意的壞結果、渴望可以依賴他者的意見去指引前路,所以有時候我們寧願相信星座運程、相信算命師、相信占卜,聽從別人的安排可能還可以哄騙自己、還比較輕鬆吧。


阿晨憶起來,她曾經問過比她思想還成熟的妹妹一個問題:「每一天我們看似可以選擇我們的人生,但事實上是什麼都沒得選擇。我可以主動找機會去達到我的目標,但最後成功與否都要等待命運和際遇安排,不由我去選擇。」


她記得妹妹老練和自若的語氣:「很多事情都由不得我們去選擇,這是沒錯,但我們可以去克服自身的弱點。我們在社會生存就是要學習克服很多厭惡性的東西,沒法一塵不染,但之後我們就會成長,這都是為了成長!」


——————————————


阿晨穿著整潔的米白色套裝和黑色高跟鞋,坐在陌生的接待處旁,神色暗淡地填寫著個人資料。這是她這三個月來第十一次的工作面試,而之前十次的面試經驗最後都被她自己搞砸了。


雖然這次已經是阿晨出社會以來第三次找工作的過程,但她仍然覺得很受挫、很不適應。誰會希望一整天都被約束在工作裡頭?誰喜歡花一整天時間去做不屬於自己的事情上?誰會喜歡不自由、被命令的感覺?


難道一份工作、一個職位就能夠代表我們整個人嗎?我們的身份價值只建立於工作上嗎?我們人生就是為了尋找和依附一間大公司,然後努力讓自己競爭成功後擠進去,再埋頭苦幹、卑躬屈膝地所謂「向上爬」來換取說上嘴會好聽一點的虛名,和爭取在下一次求職時用到的一封推薦信嗎?苦苦追求這些有又何意義?到頭來不也是一場空嗎?


找工作要如何是好?按興趣和理想志向?薪水、假期多少?還是工作地點和時間?


「張晨小姐,請跟我來,輪到妳去面試了。」接待處員工面無表情板着臉,像是很疲倦地喚著阿晨。


一踏入這間公司,阿晨就覺得很不對勁。員工們都是沒精打彩、毫無笑容,氣氛肅靜,環境又雜亂成一團。而且原本約了下午二時面試,老闆卻在四時才出現。而最可笑的是,之前有七間公司都是同一樣子,那些老闆們更用理所當然的態度去遲到。


「好想逃跑呀!」阿晨在心中力竭聲嘶求救著。


「不要逃跑!人都是需要一份工作去賺錢生活的啊,這是現實!難道妳現在那份舊工作很好嗎?妳不是想改變現況嗎?就再嘗試一下吧。」另一把理性的聲音力勸她要面對殘酷的現實。


「為什麼員工不可以每天替公司加班至晚上?」、「為什麼員工會要求中上程度的薪水?」、「為什麼員工要求公司給予福利條件?」、「為什麼我們要浪費資源去培訓員工,而不是你們一坐下來就懂得做事情?」坐在會議室大桌子後方的中年男老闆用著高高在上的姿態,雙手張開,氣勢高漲,彷彿自己是神一般,正不斷向阿晨高談闊論著公司員工「應有的態度」,就算阿晨從坐下後除了自我介紹外都沒有再說過任何話。


「九千元,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要自願加班兩小時。怎樣?我給妳這個機會進來為我工作,妳何時可以上班?」最後,男老闆喝下一大口清水,用著施恩的語氣詢問阿晨。


阿晨被他排山倒海的歪理弄得頭昏腦脹,但這是她三個月來第一份成功得到的工作。如果她有骨氣地拒絕,她就要繼續沈淪在找工作的漩渦之中……


「答應他吧,每份工作、每一個環境都是地獄,就算另一份都會遇到同樣惡劣的情況,那就不如現在答應他,免得再受找工作之苦。」阿晨感應到她胸口上那顆「粉紅色的眼淚」如此跟她傳話。


什麼?不是說這玉石會指引和帶領她尋找到最重要的東西嗎?到頭來這樣勸她掉入深淵裡面?那她要不要答應他呀?嘗試過才知道結果,要勉強去嘗試嗎?但做這份工作明顯是在浪費時間,不會令現在的生活變得更好……


「答應他吧,妳最重要是有一份安穩的工作和薪水去生存呀,而且每個人都是這樣卑躬屈膝地工作的呀。」那顆「眼淚」又再慫恿她。


「但我不想做這份工作啊!」


「但妳需要改變現時的工作環境,同時需要金錢去生活,妳還是面對現實吧。」


——————————————


阿晨踏出寫字樓,重重吁一口氣。她除下了胸口上的項鏈,覺得這條項鏈簡直是坑人的玩意。


她拒絕這份工作了,還好她順應自己的心意拒絕了。


「你也太坑人了吧,想推我進入黑洞之中,還好我不屈服。」阿晨大力握著項鏈,眼框泛淚。


突然,她腳一軟蹲了下來,她像被全身抽乾力氣般洩氣起來。為什麼她要這樣狼狽地去找工作?阿晨用剩餘的力氣把項鏈拋到馬路對面的行人路上,她要發洩心中的怒火。


阿晨失神地盯著被砸破了一角的項鏈,直到有人經過好奇地把它拾起來。


「啊,不好意思,這條項鏈是我的。」阿晨心急地大步跨越馬路,從路人手上把她的項鏈取回手中。


唉,真不明白為什麼我要拾回你這塊坑人的眼淚。


轉過身來,她看見自己身後的有機本地蔬果店的門上貼著大大張的招聘海報,上頭寫道:招聘店務店!如你支持本地農業、對種植蔬果有濃厚的興趣、愛護大自然、執著自己的生活態度、不想只當個苦悶的上班族,歡迎加為我們!我們提供五天工作天和六小時彈性上班的工作模式,絕不加班,偶爾員工可以到戶外農地作工作交流,或到商場攤位作宣傳工作,薪水面議。


望上去好像是份很不錯的工作喔,真的會這麼善待員工嗎?一天在工作之餘還可以擁有自己的私人時間?阿晨透過玻璃門看到裡面的店員都掛上滿足的笑容,大概他們都工作得很開心吧。


雖然阿晨本身對蔬果沒有很深的認識,這是她不熟悉又從沒想過的範疇,但她一直認為會認真了解和對待植物、對食材抽絲剝繭的,都是熱愛生命的人,她渴望可以成為一個對生活充滿著熱情的人。


她要去嘗試一下這陌生的新地方嗎?這裡會有她需要的東西嗎?


「推門進去吧,這裡會有妳意想不到的收獲喔。」


「好……」阿晨鼓起勇氣,推開這一道帶領她去新方向的木門……


文: 譚嘉燕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katetam1228/



《繼續吹》丁可欣Yanki - 心理測驗?So Wha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