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猜情尋 2] 文字

生活練習於 21/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生活的練習


卓嵐追著蔣穎走到異國,他牽著蔣穎的手走進那一望無際的淡黃色花海,微風吹過,讓花朵更生動搖曳著。

他還是簡單的穿著白恤衫加牛仔褲,走著走著,他偷瞄走在他左手邊的蔣穎的右半臉,她正專注地欣賞著圍繞他們四周的夢幻景象。

卓嵐想起出門前,蔣穎的左、右手都分別拿著一件黑白色帽T連身裙,和一套淺藍色工人牛仔褲裝詢問他意見,到底今天她穿哪件會比較好呢?卓嵐不懂醫治女生對衣服方面的選擇困難症,對他來說,就白恤衫加牛仔褲是最穿得舒服的。

幾小時前,卓嵐坐在酒店房的沙發上,看著女朋友把兩套衣服在身上比來比去已經15分鐘了:「兩件都好啦。」

蔣穎轉過身來,視線終於由鏡子中的自己轉到卓嵐身上,嘟起嘴來:「你說了等於沒說嘛,衣著打扮對女人來說是很重要的。」

雖然工作上蔣穎是很專業、果斷又強悍的兒科醫生,但在卓嵐面前,還是個小女孩般,會撒嬌,愛美,也會耍任性。像這次的旅行,蔣穎就要卓嵐大海撈針,猜她在整顆地球上選了哪個目的地做這次的旅遊地點,不然就不跟他和好,真有夠冒險的。

想起這件事,卓嵐說出不著邊際的話:「還好我有撈到妳這根針。」

蔣穎走到沙發的另一邊坐下,一頭霧水:「什麼呀!什麼針呀。」

卓嵐一手拿起淺藍色工人牛仔褲裝:「就這件吧。」

蔣穎站身起來:「好,我也是比較想穿這套牛仔褲裝!終於決定好穿什麼了。」她一手拿回衣服,想到洗手間更換。

女人有時候就是這樣,不是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只是想另一半就猜中自己心裡真正的渴望。

卓嵐拉著褲裝的腳尾,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眼神狡黠:「不用去洗手間換吧,在我面前換也行呀。」

房間的空氣滲著一絲絲曖昧,蔣穎臉頰泛紅:「不要。」之後就急腳跑進洗手間。

卓嵐故意嚷著:「下次要訂一間有透明浴室的酒店房才行。」下一次,就要換是蜜月旅行了吧。

淡黃色花海裡,蔣穎轉臉,迎上了卓嵐的視線。

蔣穎看著卓嵐嘴角淡淡的笑意:「你在笑什麼呀?望著我在偷笑,感覺不懷好意喔。」

卓嵐不告訴蔣穎他在想什麼,只拿起掛在心口上的相機:「不如我開始幫妳拍照吧。」

—————————————————————

卓嵐沒有在旅程中跟蔣穎求婚,回到香港後,他們又繼續忙碌醫院的工作了。

今天一整個上午跟下午,在連續接生了兩個自然產孕婦後,卓嵐完全虛脫攤在辦公椅上。

在疲憊到極時,卓嵐突然在腦海中幻想,雖然他幫很多孕婦照過超音波,聽過她們胎兒的心跳聲,見證過好多嬰兒的出生,但他都只是旁觀者而已,如果到了蔣穎懷孕的時候,他用爸爸的身份親身去經歷這一切時,又會是什麼的滋味與心情呢?他的期待感在心中急速滋生出。

另一邊廂的蔣穎也巧合想著同樣的事情,每當她看到可愛又乖巧的小孩時,她都會幻想不知將來她和卓嵐的孩子會長什麼樣子?會比較像他還是像她自己呢?

晚上時份,卓嵐約了他的妹夫——阿日在手工啤店Men talk。

阿日是蔣穎大學時代的師弟,現在另一間醫院當兒科醫生,在輾轉介紹下,卓嵐的歌手妹妹——卓晴認識了阿日,他們拍了兩年拖,現在就成為他的妹夫了,三個月前還生了個可愛兒子。

在昏暗的燈光,和夾雜吵鬧聲下,男人們比較容易吐出日常難以說出的心事。

店員把巧克力啤酒送到卓嵐面前,卓嵐先呷了一口,嘴邊還沾上一點泡沫:「喂,其實當爸爸是什麼感覺呀?」

阿日認真沉思:「唔……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才是最貼切,要當了你才知道吧!怎麼了嗎?蔣穎懷孕了?」

卓嵐搖頭,然後又話峰一轉:「你有見過蔣穎的初戀男友嗎?」

同樣身為男人,阿日清楚卓嵐的想法:「我有沒有見過都不重要吧,而且那是過去了的事。」

經過之前蔣穎的鬧脾氣事件後,卓嵐真的已經不會耿耿於懷,他只是隨口而出而已。

阿日用著成熟的口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那些回憶不能改變,但可以學會安然接納,但當然,過程也需要時間。」之後大力拍了卓嵐一下:「彼此接納對方的過去吧!」

卓嵐心裡有點苦澀:「我又沒有過去,她能遇到我真是她的幸運。」

不過當卓嵐回到家,看到蔣穎穿著睡衣,把長髮放下窩在沙發裡看書的迷人模樣時,他的苦惱又馬上煙消雲散了。或許有些心魔,只有人在獨處時才會毫無預警出現,令人措手不及。

卓嵐走過去彎腰親吻了蔣穎的額頭一下,也嗅到她身上沐浴乳的柚子香味,這味道讓他好安心。

蔣穎像趕蚊子般揮揮手:「哎呀,我正看到精彩的部分。」

卓嵐刻意捧著蔣穎的頭輕輕轉向他,皺起眉頭:「有我精彩嗎?」

蔣穎故事唱反調:「嗯。」

情侶之間就是那樣,要唱一下反調,惹對方生氣一下,又再哄回對方,反反覆覆卻不會生厭,生活才有刺激感。

「這位蔡太太真不懂欣賞我。」

「喂,我還是不蔡太太,你不要亂叫。」

「妳現在是暗示我要快點娶妳嗎?」

「我才沒有!我才不會這麼容易就讓你娶到我。」

最後,蔣穎的聲音落入卓嵐的熱情的吻中。

—————————————————————

一星期後的下午時份,卓嵐回到門診間應診,每天接待形形色色的婦女,他沒想到,今天會走進一個他大學時代的女同學——清瑤,後來她也成為一位婦產科醫生。雖然醫生也是一位普通人,同樣會經歷生老病死,但每次面對同是身為醫生的病人,卓嵐都會特別感到唏噓。

多年不見,重遇在門診房裡,卓嵐和清瑤心中都有一份悵然,雖然沒明說,但他們都知道對方已認出自己。

卓嵐先開口:「妳好,請問是哪裡有不舒服的情況?」

身形瘦削,臉容有點疲倦,但眼睛仍然明亮的清瑤,散發出我見猶憐的氣質。

清瑤直接表示:「我之前已經看過兩個婦產科醫生了,檢查報告出來,他們都說我已然癌症第三期了,我現在有在接受治療。這只怪我身為醫生,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很不敏銳吧。」她只照顧病人的身體,敏銳別人的病症,自己的身體情況卻後知後覺,好諷刺。

邊打電腦輸入資料的卓嵐想和她好好聊天,了解她的現況,當作舊同學的聚會:「妳待會有空嗎?我約妳一小時後在醫院的飯堂聚舊好嗎?」

一小時後,卓嵐走進人來人往的飯堂時,已經見到清瑤的身影。

清瑤看見脫下口罩後,卓嵐的臉龐。

清瑤笑笑:「你有娃娃臉耶,樣子都沒變,我們這些女生這幾年在醫院的魔鬼訓練過後,樣子都老了好多。」

卓嵐只好順應她刻意製造出來的輕鬆氛圍:「有嗎?那我先謝謝妳的讚美囉。」

卓嵐承認,當時讀書時期曾和清瑤有過曖昧,但只是兩星期而已,他就認清自己並沒有很喜歡她,而且她的曖昧對象也不止他一人。

清瑤是個直來直往的人,不愛拐彎抹角:「你現在結婚了嗎?」

卓嵐沒有覺得這問題含有特別意思,只是覺得舊朋友聚會中的一句平常又老套的問題罷了:「還沒,不過我有一位交往很穩定的女朋友了。」

卓嵐留意到清瑤眼底一瞬即逝的落幕。

清瑤故作開朗:「那很好呀,不像我都單身,男朋友都沒一個。最近我都陸續約了好多舊朋友出來聚會,坦白說,這幾年間,我偶爾都會特別想起你來……」雖然他們並沒有交往,彼此間也沒什麼深刻的回憶,但想起卓嵐的臉龐時,清瑤心中總有一絲很淡很淡,卻深入的遺憾。

卓嵐從容微笑:「謝謝。有人想念自己總是好事吧。」他維持著風度。

最後,卓嵐送清瑤離開醫院時,清瑤等他轉過身時,毫無預警從後面環抱了他一下,等卓嵐本能反應想鬆脫時,她已放開雙手,瀟灑地轉臉走出醫院。

醫院是個消息傳得特別快的地方,卓嵐與清瑤見面時的細節,經由護士口耳相傳,一小時後已經傳入蔣穎的耳中。

卓嵐也深知醫院為是非之地,於是他馬上即興約了蔣穎晚上去搭摩天輪,又訂了一間別緻的貓咪CAFE,打算哄她開心,
不然她生氣起來,又不知會想什麼遊戲玩樂他,到時他就慘了。

—————————————————————

貓咪CAFE裡有隻咖啡色的貓咪特別討蔣穎歡心,一整晚牠都窩在蔣穎懷裡撒嬌,像顆小毛球般。

他們盤腿坐在CAFE的榻榻米上,卓嵐裝著酸溜溜的語氣:「這隻貓咪真幸運,可以一直待在妳懷中。」這裡的貓咪都對他不理不睬的,貓也會選美女就是了。

咖啡色貓咪好像知道卓嵐在說牠,大聲瞄了一聲回應。

蔣穎好喜歡抱著貓咪的感覺,當卓嵐說要帶她來貓咪CAFE時,她滿心歡喜,但她還是要捉弄一下卓嵐就是了:「你也不差呀,有美女投懷送抱,聽說對方樣子不差的。」

卓嵐打了個突,平常的口條不知去了哪裡:「沒……沒有啦,我也不知道她突然會這樣……我也不想的……我是想推開她的,但她……始終是病患嘛……」他盡量形容到自己很無辜,而且這也是事實。

蔣穎只顧低頭逗著貓咪玩,她就只是喜歡看到卓嵐緊張她的神情而已。

卓嵐打量著蔣穎的神情:「阿穎。」

蔣穎懂得見好就收:「好啦,我沒吃醋,但她是你以前認識的人吧。」她了解他,也信任他。

以卓嵐對女人這種口不對心的生物的認識,他正分析著應否告訴她實情。

蔣穎故意誇大事實:「我聽說她還有吻了你一下耶。」

卓嵐急著澄清:「才沒有,誰說的呀,在那邊編造謠言!」

卓嵐之後平靜下來,覺得還是誠實一點比較好:「她是我的大學舊同學而已,現在患了癌症第三期了。」

雖然懷著同情,但蔣穎也有作為女人的敏銳性:「你們以前有過曖昧吧?」

說是女人的第六感也好,還是猜疑能力、觀察能力也好,有時令人不得不配服。

卓嵐又在想著應否告訴她實情。

蔣穎:「所以你也有過別的女人喔,那你之前又亂吃醋。」

卓嵐搔搔頭髮:「不算吧,我們又沒正式在一起。」她又提到他之前的吃醋事件了,勾起了他的心虛。不過,他也喜見到蔣穎吃醋他之前的曖昧對象這件事。

這時,蔣穎懷中的貓咪起來走到卓嵐腳旁。

卓嵐順勢抱起貓咪,得意地說:「貓貓也站在我這邊。」

蔣穎氣勢弱了一半:「還要不要去摩天輪呀,現在就要趕去坐了啦。」

—————————————————————

相對坐在摩天輪上,看到海旁的迷幻夜景,在七彩燦爛的大廈燈光映照下,蔣穎覺得這治療了她一天下來的工作疲憊,心情更加柔軟下來。

在黑夜的高空中,蔣穎也覺得卓嵐好像特別迷人,她主動把嘴湊上他的臉頰,就一下下而已,當蔣穎把臉移開時,卓嵐笑言:「就只親臉頰而已,我失望了。」

他們相視笑著,那片刻裡,迷樣的宇宙中彷彿只有他們兩人。

但當摩天輪包廂慢慢降下,快要到達地面時,蔣穎迅雷不及掩耳把卓嵐的黑框眼鏡拿了下來。卓嵐以為這是情調,蔣穎要跟他深深地浪漫地接吻,但殊不知蔣穎拿掉眼鏡後只用調皮的語氣跟他說:「我記得你的近視沒有很深吧,我待會在買票的入口等你,你來找我好不好?」

什麼呀!他也有近五百度的近視呀,而且去外地找她還不夠極致嗎,又再想點子懲罰他。

明明只用五分鐘的路,卓嵐花了近二十分鐘才戰戰兢兢地走到目的地,但他卻不見蔣穎的身影。

工作人員走到卓嵐身旁,猜他就是那位近視五百度的先生:「先生,有位蔣小姐說要把這副眼鏡給妳,而且要轉告你她自己一人回家了。」

那是蔣穎新買給他的黑框眼鏡,雖然高興,但卓嵐也忍不住嘀咕:「就正常地送給我的話,我會更開心。」

—————————————————————

卓嵐回到家後,蔣穎已經洗好澡從浴室出來:「你回來啦。」她果然品味很好,這副新眼鏡跟卓嵐很搭配。

卓嵐打算走過去打算抱起蔣穎,想轉圈轉到她頭昏腦脹唉唉叫的,但蔣穎似乎猜到卓嵐的壞主意,馬上閃過身子躲開:「我剛洗好澡,你還是一身汗味和貓咪味耶,快去洗澡吧你,之後我才任憑你處置。」

卓嵐聞聞自己身上的貓咪味,也打算要先去洗澡比較好。

而蔣穎趁著卓嵐去了洗澡,她把兩天前從別的婦產科醫生那裡拿到的胎兒超音波照片悄悄放在卓嵐的皮夾裡,打算就這樣嚇他一跳吧,這是終極驚喜囉。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生活的練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