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永遠的朋友] 文字

生活練習於 30/04/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我沒空呀,這個星期我去日本旅行了。」、「星期六、日我只想窩在家裡陪家人,朋友的話一律不理會。」、「呃……我再看心情吧,之後再回覆你吧。」、「不行呀,明天和後天我都要上班呀。」、「啊,下星期一我約人了,就這樣。」、「唔……我要再看看時間。」


每次不論是小月主動約朋友,還是他人作搞手帶頭約聚會,通常最後都會淪為不了了知的結局。人長大了,圈子不一,時間作息不一,或是因為大家現階段的追求不一致了,都會讓一段友誼關係變得不復當初。


這次正常的成長變化,可是還是會讓小月這個情感豐富的人很感慨。小月無意中看回手機裡那一張張舊朋友聚會的照片,又在多愁善感起來。最後一次見到她讀書時期最好的朋友已經是八個月前的事情了,那晚她們還很開心的吃炸雞和喝啤酒,之後那個她就莫名不吭一聲的消失在朋友圈了。有些人原來會無由來地隨時消失,珍惜眼前人原來是這回事。


她明白「忙碌」是在香港地生活的附屬品,但如果一個月也沒一天能有空約出來,也太奇怪了吧。「沒時間」、「好忙」是最常出現的原因,但……到底大家在忙碌什麼?為何有時間花數小時上臉書觀看朋友、甚至陌生人的生活,玩whatsapp,卻沒時間跟朋友見面?其實是否上班太累,下班後就不想再見人,不想用一點力氣說話聊天,只想目光呆滯地對著螢幕?


假期的下午,小月坐在床上,抱著枕頭無聊地盯著手機的通訊軟件尋找可約出來的朋友人選。雖然她喜歡獨處,但也有忽然孤單,沒事情可做,需要朋友陪伴的時刻。小月喜歡即興約人,這個太隨心的習慣令她更難可以迎合他人的時間表,去成功約會到別人,但她也改變不了。每個人的性情都不一,無須刻意改變,但會影響結果就是了。


小月想約阿曉出來吃飯聊天。吃什麼也好,去哪裡也好,都不重要。小月只想見見她,聽她說話,談笑風生。只要想起阿曉在身邊,小月心裡就會好安心。她們認識在大專時期,衣著品味不一,吃東西口味不一,聽音樂的品味也不一,但有著同樣的夢想,亦彼此理解對方、支持對方,不用多說什麼話,就能給對方安慰。


等了大概二十分鐘吧,手機傳來震動的節奏。


小月既喜亦憂。她開心很快就得到回覆,不用等待太久,不過也擔心會被拒絕。但她還是馬上打開了手機螢幕。而一秒之後,她就氣鼓鼓的把手機扔到床的另一邊。原來手機傳來震動並不是因為有信息,而是手機沒電的提醒而已。加上小月看到阿曉給她的「藍剔」,她就意興闌珊到極點。


再等了半小時,小月還是得不到想要的回應。她心亂如麻地趴在床上,她只好尋找下一個人選。


她還可以找誰?還有誰可以讓她尋去找?以前她是如何度過一人的寧靜時光?


中學時代的記憶毫無預警闖進小月心房。她想起了,那時只要放假上完鋼琴課,她就會一個人走進書店,慢慢地逛,慢慢地精心挑選一本小說買回家閱讀。就這樣子地,悠閒又簡單地度過她的星期天時間。


現在長大後的她,減少了雙手捧著書本閱讀的時間。紙張的質感、氣味記憶在她感官中愈來愈模糊……


啊,有道身影閃過在小月的腦海中。她叫小詠,是小月中學時代很喜歡的一個女生。說是「喜歡」,可能說「崇拜」會比較貼切。


小詠是個傻氣的小女生,深得朋友的喜愛和保護,大家都會怕她吃不飽穿不暖,總是細心呵護著她。小詠的雙眼總是水汪汪又神情無辜,性格也樂於助人,就像一個小公主似的。小月記得小詠當時曾做了一個很勇敢的決定……


那時候小詠17歲,迷上一個大她十五年的已婚人士,他們是在遊樂園裡認識的,小詠是遊樂園的兼職職員,當時男人還帶著妻子在身邊,但他們就是一見鍾情了。之後他們三人之間在感情上拉扯了好一陣子,最後小詠竟然退學,跟那個決定離婚的男人去非洲旅遊和工作,一去就是六年,不過後來也是回來了香港。


但……後來的發展是如何呢?小月有點失去記憶了……


——————————————————


小月和小詠見面了,在書店的咖啡店內。小月點了一件檸檬芝士蛋糕和冰巧克力,她和小詠都很喜歡檸檬口味的東西,這巧合讓小月更喜歡小詠這女生。


雖然已經過了九年,但小詠仍保持著17歲的稚嫩模樣,氣息紅潤,這幾年的日子應該過得很愉快吧。相反,歲月的痕跡反映在小月的臉上和心裡,小月沒了嬰兒胖,頭髮剪短了,也不再喜歡閱讀煽情又奇情的愛情小說了。


小詠舉手投足都仍然很優雅,看得小月很入迷。檸檬的清新微酸味道在小月口中溶化開,也代表著她此時的心情。


小月得知小詠和她男朋友後來在香港結婚了,但婚姻維持了四個月就告吹了。因為男人重蹈覆徹,他愛上了別的女人。原來連男人自己也不知道,他有婚姻恐懼症,不論多深愛的女人,只要一旦結婚了,男人就會落入深度恐慌之中,最後只好像小孩子怕黑般,拚命向外抓著一點光芒,以為外面的一點光是驅散黑暗的救贖,結果只是錯覺一場。


小詠好可憐,旅行的時光雖然美好,但最終還是要回到現實的殘酷。小月暗付。


小詠會後悔嗎?


小詠只有表示她後來有重返校園,修讀英國文學和心理學。她現在只想找回自己的生活和人生目標,不想再只顧情愛,以一個男人作自己的一片天,不然失去了男人就像失去整個世界般,太可怕了。


而今天,除了小詠外,小月還找來了阿純。待小詠離去後,阿純就來到小月眼前。


阿純是個很神經質又帶點任性的女生,她很渴望婚姻,她總憧憬著家庭會為她帶著美好的幸福。阿純是個學業很好的人,特別是理科成積,很多人都猜她將來可以當一位醫生,她自己也曾經對醫生這職業有過幻想,但她清楚知道自己只想相夫教子,當個家庭主婦,被老公疼愛就足夠了。


她一直暗戀著同校的學長,每天都寫信給他,為他拒絕了好多條件很好的男生的追求。他是阿純人生裡第一個喜歡的人,她一心只想嫁給他當老婆,為他生小孩,因為她覺得她不會再喜歡上別人了,也想像不了除他以外她還會喜歡上另一個男生。


終於,他們在一起談戀愛了,最後阿純目標達成,在23歲讀完大學後就步入教堂,她的初戀也成了她最後一段戀愛。


阿純24歲就生了一個女兒,之後就過著平凡的家庭日子,每天就是送小孩上、下學,買菜、煮菜,研究菜色弄小孩和老公的便當,還有洗衣服、洗地板、清潔家居,等小孩下課教她做功課,還有等待老公下班……家庭生活中,大多都是阿純獨自一人的時間。她很難約朋友,因為朋友都還沒結婚,而且事業心強都要趁年輕拚自己的目標,而等到朋友下班後有空了,阿純也要準備晚餐等老公回來。


有時候,阿純會想,她要一直過這種無味的日子嗎?如果不想的話,出口又在哪裡?她還可以做些什麼?阿純的媽媽也是一位沒事業的家庭主婦,總會在她迷惑的時候跟她說:「那妳還想怎樣?女人就是這樣的啦,每個女人都是這樣過活的。」讓她更壓抑自己心裡想改變的渴望,只好哄騙自己得到了同年齡朋友還沒得到的婚姻,也是一項成就。


後來到阿純33歲的時候,她身邊的朋友都事業有成,也找到了好的歸屬開始紛紛成家了,她們都是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標後才步入婚姻中的,事業和愛情都兩全其美。這時,阿純陷入了深深的憂鬱之中,她唯一能哄騙自己的安慰都沒了,她最引而為傲,手中唯一能握住的婚姻生活,大家也都紛紛擁有了,而她呢?除了煮菜以外,別無專長,也不知道現在外面的世界是什麼環境,待在家裡十年了,她是適應不了外面的世界的……


此時,侍應走到小月身旁,微微彎身,禮貌問道:「不好意思呀,小姐,請問妳介意這位女士跟妳同桌嗎?因為咖啡店位置已滿了。」


小月返回現實:「喔,不介意呀。」她合上小說,吁一口氣。


桌上放著兩本小說,都是她中學時期很喜歡的愛情小說,鼓勵女人要建立自己的生活和目標,人生不要只追求愛情和家庭,不然最後只會失去自己的故事。


雖然沒有什麼朋友可以陪伴小月,但只少還有一本小說,和小說裡有血有肉的人生陪伴著她。有時候虛幻的世界,比真實的更可靠,和值得寄託。


下一次要約誰好呢?約芬妮好嗎?小月記得芬妮的故事好驚心動魄,好像是一個關於度假別墅的推理故事,她最後有查出消失的人去了哪裡嗎?真正謀案的人又是誰?


明天再約芬妮好了。小月自信滿滿她一定能再次找到芬妮出來見面。


小月掛著滿足的笑容,一人走出了書店。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