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月亮眼與狸貓眼] 文字

生活練習於 05/05/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只要是搭地鐵的時間,楊靖就會戴上淡綠色的口罩,在陌生的人海之中只露出她修長的雙眼。
 
 
楊靖的眼眸總像寶石般閃閃發光,也像夜空上懸掛的月亮。
 
 
她還有一個小習慣,或許是強迫症。每次她都會挑選第5卡車廂,左手邊的最後一排,最右邊的位置坐下。
 
 
楊靖喜歡隱藏自己,不被別人看見,她才可自在做事。
 
 
每天她都需要乘坐一小時多的車程上班,過程中她喜歡看書,什麼類型的書她都有興趣翻開閱讀,她喜歡躲在文字的小宇宙中漫遊,喜歡掀開一頁一頁紙時,觸摸紙張的質感和散發出的氣味。
 
 
今天,她如常在頭頂紮起丸子頭,再讓長鬈啡髮隨意散落肩膀上。白色T恤加一條鮮艷顏色的長裙,是她慣常的上班打扮。坐在熟悉的位置上,楊靖戴上聽筒,再打開手機播放著一連串英文抒情歌。她手上捧著一個月買下介紹中藥草的書籍,閱讀得津津有味。
 
 
再隔六個車站、半小時的時間,楊靖就會到達目的地。這一星期來,每當經過這個車站,都會進來一位男人,每次他都是戴上粉藍色的口罩,都會剛好坐在楊靖對面的位置。
 
 
舒致初也有留意到楊靖這女生,但他並不是故意坐在她對面,只是他也是每次乘搭都會挑選第5卡車廂,右手邊的最後一排,最左邊的位置坐下。這是他的小習慣,或許是強迫症之一。
 
 
他穿上淺藍色的恤衫加黑色西褲,是他慣常的上班打扮。
 
 
戴上口罩的致初,只露出眼尾有點下垂的細長眼睛。他的眼神帶點深沉,像平靜的清澈湖面。
 
 
楊靖憶起她過往交往過的兩位前任,都是眼尾有點下垂的慵懶眼睛,難度她對這類眼型有情意結?
 
 
楊靖是較早下車的一個,致初遲她兩個車站到達他的目的地。他們只是萍水相逢的地鐵乘客。
 
 
「看上去她大概只有二十六、七歲吧,竟然也對中藥草有興趣?」致初暗付。
 
 
「看上去他大概三十多歲吧,竟然已經要敷上舒緩酸痛的片貼在頸項?」楊靖暗付。
 
 
致初旁邊坐著一位穿著花襯衫的老婆婆正在打瞌睡,身體像不倒翁後前後擺動,後來頭部漸漸靠向阿初的肩膀,熟睡起來。
 
 
「嘩,這不是偶像劇才有的情節嗎?但女主角不是漂亮可人的年輕美女就是了,哈哈。」口罩底下楊靖的笑容愈來愈大。
 
 
聽著老婆婆平穩呼吸和熟睡的樣子,致初雖然心裡也有一點無奈與不情願,但基於風度,他亦不忍心叫醒老婆婆。
 
 
致初瞄著楊靖,他看到她笑成彎月的眼眸,知道她明顯正在取笑他現在的困局,還好他戴著口罩,不至於給她看見他尷尬的神情。
 
 
「如果對面的女生和這位老婆婆交換位置好像比較好。」致初不是想佔楊靖便宜,而是有得給他選擇也不錯罷了。
 
 
————————————————————————
 
 
楊靖在書店上班,連自己也沒為意吧,她總是不自覺地會留意每位踏進書店的客人的雙眼。每個人的雙眼就算看似相似,但都是獨特無異,也會誠實顯露人的內心,所以楊靖喜歡觀察他人的雙眼。
 
 
站在食譜區的女生手捧著一本甜點書籍聚精會神地閱讀,楊靖猜她應該是要弄甜點給重要的人吃吧,不然神情不會這樣專注,其他人多數對於甜點書籍都只是隨意翻開,看看漂亮的食物圖片就算了。
 
 
另一邊也有一位眼神暗淡、又帶些不甘的中年女人走在小說區徘徊,她穿著黑色的連身裙和黑色鞋子,直覺告訴楊靖她剛剛經歷了失戀。而在那女人結帳時,楊靖發現她的確全挑選了描述失戀的悲傷愛情小說。
 
 
晚上十時,楊靖和一堆朋友約在大排擋吃宵夜。大排擋是一個愈晚愈熱鬧,也愈有氣氛的一個地方。
 
 
楊靖豪邁地連喝了兩杯啤酒,與她平常小女生的形象勾不上邊。但就是有一些人,可以讓她無拘束、不用理會形象地做回自己。
 
 
「老闆,我們還要一碟炸白飯魚和黃金蝦。」明天楊靖知道自己就會後悔今晚的放縱,但她此刻感性大於理性,她就是想好好享受現在的快樂。
 
 
致初為了自己的體型著像,本來絕對不會在晚上八時過後吃東西,晚餐也絕不超過七時的,但今天他的好朋友失戀了,他還是義氣十足的陪他到大排擋喝酒消愁。
 
 
「男人的浪漫,就是大排檔。我們現在蠻有情調的嘛,如果舒致初你是女生就更好了。」失戀的男人喝了兩杯之後,不斷胡言亂語。
 
 
「喝兩杯就醉了,你是真的醉了還是裝醉消愁呀?」致初覺得好友此刻好可憐又好好笑。
 
 
下班後,楊靖和致初同樣換了一身輕便的運動服打扮,也同樣摘下了口罩。
 
 
他們就坐在彼此的旁邊,也在同時舉手點菜時打過照臉,不過就是完全認不出對方來。
 
 
「這個人感覺好熟悉喔,可是就是想不在哪見過面。」他們心裡不約而同地想著同樣事情。
 
 
但一到了明天,在第5卡車廂裡面,同樣戴上口罩的他們,又恰巧彼此遇上,這時不用說話,他們都一眼驚訝地再次看進對方的雙眼中,認出對方。
 
 
致初有想過主動跟楊靖聊幾句話,反正這也代表著一種緣份,做個朋友也不錯吧,他又沒看過她的樣子,這女生應該不會誤會他吧?但也因為連樣子都不知道就去跟她說話,感覺怪怪的,所以他也打消了念頭。
 
 
致初看到今天楊靖眼下頂著一個大黑眼圈,昨天她很晚睡吧。他也不好得哪裡去,昨晚被好友糾纏至凌晨一時,好友才肯大發慈悲放人。
 
 
楊靖照常打開書本,可惜眼皮愈來愈沉重,她漸漸低頭打瞌睡起來,在半醒半睡的狀態,她腦中浮起致初像熊貓似的雙眼。到底他昨晚做什麼做到把自己變成熊貓?是跟女朋友浪漫纏綿嗎?楊靖開始東猜測西猜測的。
 
 
楊靖其實已經到站要下車了,可是她還在閉眼打瞌睡,列車亦不為她作停留,照常駛往下一站。
 
 
致初沒有叫醒楊靖,因為他也是過後才記起她應該一早要下車的。
在聽到下一站的關門「嘟嘟」聲時,楊靖才醒過來,發現自己過站了。
 
 
雖然心裡萬分懊悔,但她也只能在下一站下車,再到對面月台乘相反方向的列車。也因為這樣,楊靖知道原來致初是在她下兩個車站下車的。同時她亦有點小抱怨致初為何沒有提醒她要下車,他應該知道她的目的地的,這有點可惡。
 
 
楊靖在致初下車時,隨著他移動而向他投射出「怨恨」的目光。
 
 
致初知道楊靖在想些什麼,眼睛瞇成一線,只能攤攤手回應她,表示他的不知情,之後照常走出車廂。這是他們第一次的互動交流。
 
 
楊靖留意到他的左手中指戴上了一杖銀色戒指,所以……他有女朋友了?她咬著下唇又在胡亂猜測起來。
 
 
————————————————————————
 
 
過後兩天,致初都沒有再遇過楊靖。為什麼她都沒有再出現了?因為轉換工作了?還是因為放假外出旅遊?
 
 
每當在工作環境中遇到女性時,致初都會不自覺留意她們的眼睛。他還是覺得,楊靖笑起來的彎月眼睛最好看。在他過去三個女朋友之中,都不是這種迷人的眼型。
 
 
致初摸著老媽子強迫他戴上的銀色戒指,她老人家不知在哪裡聽來,說他的生肖只要戴上銀戒就能有助桃花運,要他時刻戴著,好讓她能在有生之年抱到孫子。
 
 
「老人家有時候真的好誇張。」致初擰擰頭。
 
 
另一邊廂,楊靖正坐在醫院的眼科門診的座位中等待看醫生。兩天前她的左眼就開始有點微痛,本來她以為疼痛很快就會過去,休息一下就會好了,沒想到痛楚愈來愈強烈,今天她終於忍不住要來醫院看病了。
 
 
「楊靖小姐請到8號房。」等候區傳來護士的廣播。
  
 
楊靖的姊姊扶著楊靖走進診間。
 
 
致初看見楊靖推門而入,不自覺瞪大了眼睛。
 
 
「是她。」
 
 
「是他。」
 
 
雖然同樣戴上口罩而看不到樣子,但在對望之中,他們都感覺到對方眼神中的笑意。
 
 
「在這裡遇到我可不是好事喔。」致初用著輕鬆的語氣,想減少楊靖的不安。
 
 
「這也沒辦法啊。」
 
 
「那我們要不下次約在另一些好一點的地方見面?」致初輕聲細語,以不讓旁人聽到的聲量跟楊靖說。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