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控制狂] 文字

生活練習於 21/05/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譚嘉燕 FB PAGE:譚嘉燕KATE


「塔塔塔塔塔……」溫雅穿著家居服坐在電腦面前,視線黏緊螢光幕和鍵盤,聚精會神地不斷打字。她正在創作一篇愛情故事。

溫雅四十多歲,單身也獨居,數數手指,她也已經八年沒交過男朋友了。她平常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然後待在家裡寫小說。掉入自己的想像世界裡頭,讓她比在現實世界來得快樂許多。現實世界不會盡如人意,沒法改變就只好調整心態,在她眼中也是一種逃避,那她不如直接讓自己逃到另一世界裡算了。

雖然年齡已達中年,但她仍然對愛情有著像少女時期般的憧憬。

唔……設定今次的男主角是長什麼樣子好呢?男、女主角要在哪裡相遇會比較浪漫?

溫雅偏愛溫和、脾氣好,能細心體貼到女生內心的男人,樣子最好也是看上去感覺很柔和的臉相,身型瘦高,穿著的話就走簡約的黑白風格好了。好吧,今次男主角就是這樣子吧。她沒有察覺到,其實已經有6篇文章裡的男主角也是這樣的角色。人一旦偏執地喜歡上某樣東西或特質,就會不自覺一直重覆沈溺其中。

相遇方面,不如他們就在主題遊樂園裡面邂逅?男生是女生喜歡的小熊布偶裡的工作人員,而女生是因為要幫忙妹妹和妹夫帶小孩,所以也一同被邀請去玩樂……其間女生為了讓妹妹和妹夫有獨處時間,她就獨自帶著小女孩到處遊逛……小女孩本身正高興吃著棉花糖,但一不小心就把棉花糖弄掉在地上,正當小女孩想嚎啕大哭時,穿著可愛布偶裝的男主角就出現安撫女孩,並帶她們兩個補購棉花糖……當天一整天中,小熊布偶都會有意無意在女主角身邊出現,直到晚上華麗的煙火中,他工作完畢脫下龐大厚重的布偶裝,以真正的他站在她旁邊……

此時,書桌上的電話震動聲劃破了溫雅的幻想,她一瞄,發現是妹妹打來的電話。

溫雅:「妳打來也太不合時了吧,姊姊我正專心寫小說啦。」

電話裡頭的溫妍沒好氣:「妳不要只懂埋頭苦幹寫小說啦,要多出去走走,這樣才有機會認識到好男人,記得好男人不會從天而降,也不會從妳想像中走出現實的。」

這當頭棒喝讓溫雅感到一陣羞愧:「妳別管我,我都四十多歲了,同年紀的好男人都結婚了,好運輪不到我的了。」

溫妍很了解溫雅逃避現實的性格,也不再多說什麼:「明天星期日我們一家三口會去主題遊樂園啊,妳有興趣一起去嗎?幫忙帶一下小孩也好啦。」

咦?這麼巧合?本來沒興趣去遊樂園的溫雅也被勾起一絲興趣。

———————————————————————

假日裡的遊樂園人潮為患,溫雅最討厭人多擠迫的地方,她非常不自在,更後悔答應了她最親愛的妹妹的邀請。炎熱的天氣讓溫雅不斷拿出濕紙巾出來擦汗。

溫雅怨氣十足:「好熱啊,遊樂園有什麼好玩啊,一點都不好玩,這麼多人湧來這裡,傻子!」

溫妍其實好討厭姊姊這種只懂抱怨的性情,她記得溫雅還是一個不肯排隊吃飯的人,每次只要等個十五分鐘,溫雅就會不耐煩抱怨:「等了好久啊,早知道就不要等了,為什麼要等那麼久啊,這餐廳是有多好吃啊?我才不稀罕。」

溫妍平靜地跟溫雅說:「妳就不能開心一點去過人生嗎?可能這就是妳仍然單身的原因,要事事盡如妳意是不可能的。」

溫雅被說中痛處,不吭一聲。

溫妍的老公見狀,為了緩和氣氛,他建議:「不如溫雅幫我們帶一下童童去玩,給我和溫妍二人世界一下下嘛,好不好?」

「雅姨姨妳不開心嗎?」童童搖晃著溫雅的手。

「沒有啊。」溫雅口不對心,悻悻地說。

「雅姨姨,我想吃好大一顆的那種棉花糖呀。」童童繼續搖晃著溫雅的手。

咦?棉花糖?

「要拿好喔。」溫雅遞上一支好大一顆的粉紅色棉花糖給童童。

一路走著,溫雅都盯著那一顆愈來愈細小的棉花糖球,心中想著童童何時才會不小心弄掉它……

突然,有一個小男孩不小心向童童衝撞過來,把她連帶棉花糖都給撞跌了。正當想童童嚎啕大哭時,真的有個小熊大布偶出現了去安撫童童,也帶著她們兩個補購棉花糖………

愈接近晚上放煙火的時候,溫雅發現自己心跳加快了很多,她心中不禁多了一份期待……他會出現在我身邊嗎?如她所寫的那樣……

而他,在眾人正專注煙火爆發的漂亮時,悄悄以真正的模樣,站到她旁邊……三十多歲的他,看上去就是感覺很柔和的臉相。

之後,他給了電話號碼溫雅,後來他們都有在通訊軟件中繼續聯絡彼此。

難道,人生真的可以由她所掌控?真實的故事也會跟著她虛構的劇本走嗎?

溫雅本來設定的女主角是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樣子甜美,性格開朗,而不是她這個模樣:四十多歲,表情木訥,性格又奇奇怪怪的中年女人……她真的可以擁有夢幻美好的愛情故事嗎?

那下一次他們要在哪裡約會才好?在遊艇上二人世界好像很不錯,喝著香檳聊聊天,之後就一起在海上看日落。溫雅希望他戴著大太陽眼鏡,要穿粉紅色恤衫和米色七褲,如果還能在一見面時就送她一支紅色玫瑰就最好了……

溫雅如此寫下故事的延續……

果然,阿洋確實邀約溫雅下星期日出海約會,這讓她興奮不已,原來她的文筆附帶著這種神奇的力量,但為什麼現在才有這樣奇妙的效果?如果在她年輕時就發現可以「筆寫就事成」就好了……

星期日,阿洋依著溫雅寫下的期望出現她眼前。那……會有紅色玫瑰嗎?這加深了溫雅的期待。

溫雅平常只喜歡深沉色調的衣服,好像黑色、深藍色、灰色等……今天她特意在衣櫃中翻出唯一一件粉紅色的格子上衣來穿,希望看上去能年輕動人一點。

然而,最後阿洋卻空手邀請溫雅登上遊艇。

「咦?是有什麼地方出錯了嗎?我不是應該可以帶著玫瑰花登船的嗎?」溫雅暗付。

溫雅嘗試婉轉地表達:「你……還有什麼東西……嗎?」但她還是顯得很笨拙。

阿洋一臉茫然:「還有什麼?沒有啊。」

溫雅露出失望的神情,嘟嘴坦白道:「沒有紅色玫瑰嗎?我以為你會送我一支紅色玫瑰。」

阿洋笑笑,摸摸她的中長頭髮:「我不知道妳喜歡紅色玫瑰嘛,還沒打聽到這部分!以後我會注意的。」

溫雅好久沒感受過被呵護的感覺了,她好像變回一個被安放好在掌心中的小女孩般,也正心花怒放中。

在遊艇上吹著海風,呷著香檳,阿洋指著溫雅的鼻子:「我覺得妳的鼻子好好看。」

溫雅輕輕撥開阿洋的手,但仍捉緊他:「妳應該是要稱讚我的眼睛吧。」因為她是寫著男主角會稱讚女主角的眼睛很美。

阿洋哈哈大笑:「鼻子比較好看啦,我要說鼻子比較好看。」

溫雅開始按奈不到自己的脾氣:「我其實不喜歡自己的鼻子,只喜歡自己的眼睛,為什麼你就是不能說我眼睛美呢?」

阿洋見狀也懂得圓場:「好啦好啦,都美啦,我都喜歡。」

接下來的日子,溫雅對阿洋愈來愈高要求及期望:擁抱著時,溫雅要阿洋只能把頭枕在她右邊膊頭;晚上睡前一定要跟對方說晚安;阿洋不能在溫雅面前搔癢鼻子;牽手最好一定要牽溫雅的左手;拍照時一定要溫雅在左邊,阿洋在右邊,還有,一切約會的細節內容,都要符合溫雅筆下的走向……

溫雅偶爾會發現事情不在她控制的範圍內,例如原來阿洋最大的興趣不是烹飪,而是打拳擊,還有阿洋原來個性很喜歡結交新朋友,而不是她預設的只喜歡待在家,只喜歡與她約會。她實在接受不了事情沒有往她的一字一句去前進著……

———————————————————————

某天晚上,溫雅和阿洋坐在公園裡給小孩子玩的小木屋裡面,彷彿這是專屬於他們的安靜小角落。屬於這個季節的木棉花亦飄散在公園的每個角落。

公園裡除了小孩在玩樂外,還有一群外傭在休息聊天,和一堆老人家在熱鬧下棋。

溫雅瞄到公園旁邊有間甜品店:「不如我去買兩碗糖水過來吃?」

阿洋:「好啊,那我要……」

不等他說完,溫雅已經站起身來,雙眼一閃:「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你乖乖坐在這裡等我就好了。」

待溫雅轉身,阿洋看著黑夜中她愈漸縮細的背影,他的眼神深處閃過一絲落寞和火苗。

溫雅寫下男主角最喜歡吃芒果牛奶布丁,她是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

過了十分鐘,溫雅提著兩碗芒果牛奶布丁走向阿洋,自信滿滿:「給你,這是你最喜歡吃的。」

阿洋沒有伸出手接過布丁。

溫雅不解:「怎麼了嗎?為什麼不吃?」

阿洋幽幽地說:「我對芒果敏感,不能吃。」

溫雅覺得他在說謊:「不可能啊,我又沒說你對芒果敏感,你怎麼會吃不了芒果?」

阿洋忍無可忍:「妳在胡言亂語什麼啊,我連對什麼食物會敏感,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這都要經妳同意嗎?」

「我們分手吧。」阿洋痛苦抱頭。

溫雅臉色一沉,拼命搖頭:「不行!我根本沒安排這樣的劇情!我設定今晚我們是彼此打開心房聊我們的過去與將來的!我們是會感情升溫的。」

阿洋受不了她這種控制別人的性情:「妳清醒一點好不好呀,我不是任妳擺佈的玩偶啊,我不會每一字每一句都跟著妳走的。我已經受不了妳這種愛操控人的個性。」

溫雅激動大嚷:「為什麼不行?你是我的,你是我創造出來的,
所以你要乖乖聽我的話,照我筆下所寫的一字一句去說話和行動啊!一舉一動都要這樣照我意思走!」

阿洋站起高大的身驅來:「我只是我自己,我是有血有肉的人來的!我不是妳的附屬品,妳這個瘋女人……」

———————————————————————

「塔塔塔塔塔……」溫雅穿著家居服坐在電腦面前,視線黏緊螢光幕和鍵盤,聚精會神地不斷打字。她正在創作一篇愛情故事。

半夜時份,溫雅的世界只剩下面前發光的螢幕,與一堆黑色的文字……

「所有事情都要跟著我的意思走……所有事情都要跟著我的意思走……所有事情都要跟著我的意思走……」溫雅喃喃自語。


作者:譚嘉燕 FB PAGE:譚嘉燕KATE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