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怪獸生日會] 文字

生活練習於 02/1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ACEBOOK PAGE: 譚嘉燕KATE(歡迎CLICK入去瀏覽)


「唉!」Alice望著天空上一朵很像飛機形狀的大白雲,深深嘆了一口氣。

「放假為什麼還在嘆氣,要好好享受假期呀。」Betty一口咬下Alice弄的蛋腿三文治。

秋天的天空很晴朗,沒有什麼雲朵,偶爾會有幾隻七彩的鮮艷風箏飛翔在蔚藍天空裡,配上清涼微風,是個很合適野餐的日子。

Alice和Betty就在海旁的大草地上坐著和躺著,她們鋪了一塊藍白色橫條紋的大布塊,上面放滿著她們昨晚精心製作的食物:壽司、煎餃子、藍莓布丁等等……

Alice坐起來,臉色一沉:「今天要去爺爺的八十歲壽宴,到時又要與一眾親戚見面,被拷問一堆問題,光想像已經很難受。」

Betty的長髮被風吹得有點微亂:「我明白!但別人要怎樣說是他們的事情,不須把他們的話放心上,我們清楚知道自己是誰就行了。」

Alice眼神一閃:「但願我能堅定自己。」

Alice想趁下午好好輕鬆,準備心情面對晚上的災難。

——————————————————

下午4時,Alice媽媽催促著Alice,他們快到出門的時間了:「Alice快點呀!我們不能遲到,不然不知道別人會怎樣說我們,我們會被看笑話的。」

Alice聽到媽媽又一味只提「別人」,做什麼都只是猜疑他人對自己的想法,只在乎別人的一切,她心裡就蘊釀著不爽。她想為自己而活,不想活在他人眼光底下被猜疑控制。

家裡的裝潢都是由Alice媽媽一人決定的,買什麼傢俱和擺設,她都是以「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很有品味」的眼光來挑選。深藍色的沙發是因為Alice媽媽的同事說沙發要買深藍色才時尚、粉紅色的廚具是因為她的舊同學說多用粉紅色的東西能保持少女心……

Alice急腳換上粉紅色的連身裙,再加上一件白色外套。

「我好了啦,不要再催促我了。」Alice不情願地開門走出客廳。

Alice媽媽反應很大:「哎呀!不知道親戚們會不會喜歡妳穿粉紅色,他們長輩比較喜歡吉利的大紅色呀。」所以她自己就穿了一身紅,儘管她沒有很愛這種喜慶紅色。

Alice爸爸幫口:「Alice自己喜歡粉紅色就行了。」

「對,衣服是穿在我身上,我自己喜歡就行了。」Alice嘗試堅定自己的選擇。

Alice媽媽完全沒把話聽進出:「才怪。別人都會看我們,我們會被他們取笑和在背後說壞話的。」她討厭看到別人否定和厭惡她的臉容。

Alice察覺到心裡又有怒火的種子在發芽,但她發洩不到,只能默默容忍。

——————————————————

他們到了生日宴的場地,場面佈置得紅噹噹,滿是鮮紅色的氣球,台側放著一個大壽桃形狀的大蛋糕,氣氛也非常熱鬧,一眾親戚都在裡面交頭接耳地聊天,但……

Alice媽媽聲音有點震顫:「我……我……有看錯嗎?還是……我們去錯了地方……」

Alice爸爸也差點說不出話來:「我……也不知道……這是……變裝派對嗎?」

酒樓內的親戚們,都變成了各式各樣的……怪獸。他們都還有本來樣子的一些眉目,但是Alice看到姑媽的眼睛變了三顆,頭頂長了一根天線,手腳變了鴨子的模樣,而堂兄的嘴巴變了鳥嘴,耳朵變很巨型,還有其他眾多的親戚,樣子都變得不尋常了。

姑媽一看到Alice一家進場,視線迎上,就馬上走向他們。

Alice看到姑媽——翠環三隻眼睛看她的眼神都沒有異樣,還熱情地主動擁抱了爸爸一下。Alice看到自己老爸驚慌到不行,臉色發白,身體僵硬的縮著。

翠環發現Alice爸爸神情不對勁,立即調侃他:「怎樣了嗎?不願意看到我嗎?」

Alice幫爸爸打圓場:「沒有啦,爸爸他腸胃不舒服,肚子痛而已。」她努力維持平靜,但她感受到自己的視線還是忍不住飄向翠環姑媽的三隻眼睛上。

Alice一家三口有共同的默契,就是盡力裝作一切正常,畢竟還逗留其中,剛到就拔腿就跑不是很有風度。

他們坐下來,先倒了一杯熱茶安定心神。Alice的媽媽維持鎮定與其中的親戚互相交代近況,表面上是關心,實際上是競爭和試探。

這位親戚好像是Alice爸爸的堂哥吧,五十多歲,染黑了的頭髮和雙手佈滿閃亮的鱗片,看得Alice覺得好刺眼。

鱗片親戚藏不住驕傲地炫耀自己兒子的成就,豪邁地大聲說:「我兒子啊,已經買了一層豪宅給我們一家人住,還購買了水晶紅酒杯套裝給我,真是孝順到不得了啊。」

Alice媽媽也是懂得和別人打交道的人,她笑嘻嘻配合:「是嗎?真厲害!那你兒子今天有來嗎?讓我們看看這位優質男呀。」

鱗片親戚哈哈大笑,像掩飾心裡的一點落寞:「哈哈,他工作很忙碌,沒時間呀。」

Alice媽媽看出他們父子好像沒有很親:「喔,也是,要賺錢嘛。那他年紀多大?沒記錯應該三十出頭吧?真是年輕有為。」

鱗片親戚沉默下來:「呃……」他想不起來自己的兒子幾歲了,畢竟他有三個「老婆」,兒女也有好幾個。所以他話峰一轉,問起Alice的事情來:「那妳女兒呢?做什麼工作呀?交男朋友了嗎?」

Alice心裡開始難受起來,親戚必問的無聊問題又來了,而她媽媽又要準備自貶身價了。

果然,Alice媽媽開始樂在其中自貶起來:「哎呀,我們沒你那麼好,沒買房子,女兒又說要拼夢想,不想花時間交男朋友。」

鱗片親戚開始更加自信起來:「那可不行呀,女人最終還是要嫁人的啊,快交個有錢有房子的男朋友,之後結婚生子吧。」

Alice不認同他人將他自己的價值觀硬放別人身上,氣上心頭:「每個人要的東西都不一樣,女人也可以活得很獨立,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而不是只是依賴男人,盲目結婚。」

Alice媽媽馬上摀住女兒的嘴巴:「還講這麼大聲,給別人聽到笑妳一輩子呀。」

——————————————————

洗手間裡,Alice和媽媽一起在鏡子前補妝,也摸摸自己的臉頰,再三確認自己的樣子還是個「人」。

Alice媽媽整理身上和場地很襯色的紅衣服,輕描淡寫:「我說呀,妳何時才要交男朋友?我又給別人取笑女兒還沒嫁啦,妳不結婚會讓別人覺得很奇怪的呀。」

Alice好想哭:「這麼在意別人,妳沒飯吃,別人會給飯妳吃嗎?別人把妳當飯後話題說說就扔掉了,才不會把妳放心上。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學習為自己而活吧。」

Alice還有一絲理性,有故意壓低聲線:「而且,現在明顯最有問題的是他們!以怪獸的怪異模樣出現都可以自在地活了。」

Alice媽媽仍然故我:「對了,那他們會因為我們還是正常的人樣,和他們不同而覺得我們奇怪嗎?還是我們也要裝奇異?」好了,她補好她的唇蜜了。

Alice這次氣到跺腳:「我幫妳畫多一個眼睛在額頭上好了。」她好無奈和孤獨呀。

——————————————————

她們回到坐位上,生日宴也正式開始了。

爺爺蹣跚地走向台上,同時現場演奏著歡樂的生日快樂歌,大家也配合拍手和唱著。

Alice看到爺爺白髮多了,皺紋深了,但並沒有變成怪異模樣,雖然行動不如以往有活力,不過氣色蠻好的,她在心裡莫名的感動,好像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知音似的。

爺爺疑惑地開口:「啊,怎樣現場只有三個人這樣怪異,那,我也跟隨另外的大家好了。」

噗一聲的,爺爺額頭長出西牛角,眼睛變得又圓又大閃爍著,頭髮變了顆紅色爆炸頭。

全場一陣熱烈的歡呼聲,只有三人的心變冰冷了。


作者: 譚嘉燕 FACEBOOK PAGE: 譚嘉燕KATE(歡迎CLICK入去瀏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