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小怪癖] 文字

生活練習於 26/04/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白色的茶几上鋪著一塊鮮黃蛋色的麻布,布上放著一樽玻璃瓶,裡放面滿著夢幻色彩的手工甜甜圈:玫瑰粉紅、薰衣草紫、薄荷淺綠、天空藍色糖漿的……


之言甫一打開蓋子,空氣便瀰漫著甜膩的味道。這是她認識十年的好朋友——阿敏每個月都會親手弄給她的甜食。每當之言月經來的時候,她總是苦不堪言,心情不但低落、易哭,又會頭痛和腹痛,只有吃過他專為她弄的甜甜圈,她的症狀才會舒緩一點點。可能是心理作用,又或許他的甜甜圈加工了神奇的成份。


之言瞇著眼,勾著阿敏的頸子戲言:「我以為你只懂研究人類的眼睛,沒想到捲起袖子做甜點也蠻厲害的嘛。」阿敏是位眼科醫生。


阿敏其實想閃過之言的觸碰,他不想因為身體的接觸,而讓自己產生已經跟她拉近距離的錯覺。但他理性地思考著時,卻抽不回自己目光。阿敏摸摸鼻子,非常靦腆:「女生喜歡吃食的嘛,男生也要懂得弄一下甜點,鎖住女生的第二個胃。」他嗅到之言身上像牛奶糖般的氣味。


「光說沒用,那你也要認識一些女生才對呀!你們男人不是對護士很有幻想的嗎?為什麼你這麼近水樓台卻認識不到半個俏護士呀?」之言感覺到阿敏的不自然,鬆開了自己的手。


「現實與理想是有著天壤之別的。」阿敏也吃了一口甜甜圈,語音含糊地故意扯開話題:「對了,最近妳的音樂節目愈來愈受歡迎了嘛,有些實習醫生都是妳的fans喔。」之言是位深夜音樂電台節目的DJ。


「男的還是女的?」之言故作興趣追問。


「妳有這麼餓嗎?」阿敏不是滋味,他不知道他調侃的是之言,還是他自己。他只覺得自己好像韓劇裡的第二男主角:痴心一片,卻永遠不在女主角的視線範圍之內。


「我想三十歲以前把自己嫁掉。」雖然已經有刻意按捺著,但之言還是說謊了。她人生中從來沒有結婚的慾望,就算談過四次戀愛了,最後也是因為她的不婚主義而無疾而終了。但她由小到大都這樣,會不由自主地說謊,未必是什麼需要隱瞞或心虛的事情,或許這是病態,也是她的小喜好。她喜歡說謊時,還有成功騙過別人時的小小刺激感。


每個人心裡都藏有一樣或多個小怪癖吧,只能獨自享受,不能跟別人分享當中愉悅的小怪癖……可能是喜歡挖耳朵、搔癢頭皮、只吃葡萄口味的軟糖、喜歡觸摸有毛的物件、嗅自己的腳臭味等等等等……


——————————————————————


凌晨兩點,之言的電台音樂節目開始了。音樂前奏過後,接著就是之言的聲音作開場白……她今天感冒了,聲線滲著濃濃的鼻音。


每晚之言都會為節目定下一個主題,她會分享自身或別人的經歷,也讓深夜還沒入眠,或是須要上通宵夜班的人們打電話進來聊聊天,或是點歌,讓大家沒那麼孤獨地度過一人的長夜。


今晚,她定下的主題是:怪癖。任何關於怪癖的故事,她都張開耳朵收集,並一一接納。


第一位打電話來的聽眾是位中年男人,他是一名屋苑保安,現在正在當值期間,三更半夜沒什麼事情可做,可是因為大堂的冷氣壞了,他焗熱得心情也煩躁起來,只好聽一下電台分散心神。


保安男的聲線非常粗獷,他說他五年前和前妻離婚後就再沒和女人交往過,也沒對任何女人產生過感情與慾望,直到兩個月前,他發現自己喜歡上一名大廈內的年輕女住戶。保安男除了每天待她經過時禮貌打聲招呼外,就不敢跟她說話了。


保安男的語氣像豁出去般真情剖白著。這位女住戶是他上班和生存的動力,只要能見到她一面,就算是半邊側面也好,只看到一秒也好,他都覺得那一天過得值得了。


很多人聽到一位中年男人愛上年輕女孩,都會作這些聯想,之言也不例外:「你是喜歡她的年輕貌美嗎?她最吸引你的地方是……?」


保安男因好像自己心裡的女神被沾污般而提高聲量解釋:「才不是呢,她不只有年紀的優越,她……是一位很有內涵的女生,我從同事口中知道她是一位老師。」漸漸他的聲音也像陷入記憶中段深沉和陶醉下來:「而且……她的聲音好好聽,好軟好甜……所以,有次我看到她從電梯出來,就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我偷錄了她跟我打招呼的聲音……每個不用上班的晚上,我都是重覆聽著她的聲音才應入睡……她的聲音,真的好好聽……」


……


第二位聽眾是一名女中學生。她的父母早於六年前就離婚了,父親消失後就再沒理會過她們母女倆,她們現在租住在陝小的小房間中相依為命,而且更要與他人共用浴室和廚房,對於有點潔癖的女學生來說是煎熬。每天下課後,她都要從沉重的課業之中抽取時間去做兼職,她交過四任男友,全都是在快餐店工作中認識的。


中學女生說,對於父親,容貌和聲線方面已經模糊不清,手掌的溫度好像還有一點點餘溫在她手心裡,不過,她非常討厭從他嘴巴吐出的煙草味。而她最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手臂上刺了一個幾何形狀的黑色剌青。所有關於他的畫面都漸漸褪色,唯有這剌青鮮明得揮之不去。


她靜靜道出:「我對父親特別憎恨,卻同時特別喜歡他身上唯一的幾何刺青。」


每交一位男朋友,她都會要求他在身上剌一個一模一樣的刺青,她喜歡撫摸那個刺青的感覺,好像心靈得到某種程度的拯救。如果哪個男友不肯答應,她就會馬上跟他分手,之後在自己身上多剌一個一模一樣的圖案,現在她已收集到兩個刺青了。她用著開朗的聲線道出,之言更覺得悲涼。


之言心中忽然沉重:「這刺青不是一種咀咒嗎?妳有考慮過放下這個情意結,然後重生嗎?只做回妳自己,過妳自己的人生,不再受記憶中的他所控制。」


中學女生有點激動地哽咽:「我……做不到。那是唯一關於他的記憶啊。」


……


第三位來電的是一位女護士,非常輕聲細語,彷彿她是一尊玻璃娃娃,弱不禁風,稍為一用力一點就會粉碎似的。


女護士說,她要分享的不是她自身的怪癖,而是她跟隨的男醫生的事情。她的聲音有點微微發抖和不自在,之言幻想她是縮在被子裡的模樣。


有一次男醫生邀請一行八、九人的同事到他家吃飯,基於好奇心驅使,她溜到他的廚房中參觀,她趁著四周無人,打開了他的廚櫃,她金睛火眼地研究他每一樣的物品,仔細探究著他愛好的品味。她發現他櫃子裡只有清一色寶石綠色的碟子,明明男醫生是一人獨居,可是碟子數量起碼有三、四十隻。


直覺告訴之言,這位女護士暗戀著男醫生,她話峰一轉:「妳喜歡他嗎?」不然為何要想偵探般搜索關於男醫生的一切生活小細節,這不是單純的好奇心了吧。


話題落在自己身上,女護士害羞地支吾其詞:「嗯……是有一點點吧……但應該不是很喜歡的那種……就覺得……他看診時是蠻有型的啦……不過他真的好奇怪……明明是飽讀詩書的高學識分子,但又相信著一些毫無科學根據的東西……」


之言覺得女護士的性情也很奇怪,說是揭穿別人的怪癖,同時也是揭露著自己的秘密。


直播室的冷氣有點冷,讓之言縮緊兩臂抱環自己,也更加握緊手心的暖暖包。


當說起他人的事情,女護士說話回復流暢和興奮:「他廚房的抽屜呀,放著好多粉紅色的符咒。然後我發現另一個抽屜裡放著一份甜甜圈食譜……上面印說,只要跟著步驟把符咒煮溶,再拿來當材料製作甜甜圈,當你的心意對象吃夠一百個,就會喜歡上你了。但這很愚蠢呀!」不過可以選擇的話,她寧願他會弄這些甜甜圈給她吃,她也好奇,最後吃掉甜甜圈的女人是誰。


之言回憶起阿敏也是寶石綠色的偏執者,也想起她吃過的一個又一個漂亮可愛的甜甜圈,那些化在嘴裡的口感與甜味。這次,她啞口無言地怔著……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