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夢中情人] 文字

生活練習於 04/05/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半山購物街道上人來人往,在夏日的熱度下,這裡只剩下汗水鹹味和人們手上的冰淇淋甜香氣。卓晴一步走出婚紗店,她已經待在裡面一整個上午彎腰駝背地搜索一個不翼而飛的鈕扣蹤影,還好最後給她另一位同事給找到了,不然身為老闆的她不知如何和婚紗的主人交代。


陽光反射在卓晴的鑽石耳環上,金黃色的小光芒奪目亦刺眼。


「呼!好累。」卓晴不顧旁人的眼光,一臉自在地在店門外伸展筋骨和吸收陽光。


婚紗店對面的單位近三個月都是正在裝潢的狀態,卓晴只是休息了兩天而已,沒想到店舖已經開張做生意了。


那是一間甜品店,雖然隔著一道行人道的距離,但透過地玻璃,
卓晴能夠清楚看見店內的佈置:湖水藍色的牆身、木製桌椅、復古的天花吊扇,每張桌上都放著一株黃色花朵,還有卓晴隱約看到右邊牆身都貼上許多明信片。這些恰巧都是卓晴喜歡的東西……


本來在婚紗店內的小琳看老闆好奇地盯著對面的新店,也走出店舖站在卓晴的身旁:「聽說老闆是男的,好像還是單身,而且蠻帥和有一點小錢的喔,卓晴老闆妳要過去了解一下嗎?」


「妳的情報還蠻靈通的嘛,如果妳在上班時也能這麼用功去了解客人就好了。」卓晴挑起眉毛調侃小琳。


她們相處五年了,早已培養出老闆與員工之外的友誼。小琳只是吐吐舌頭就乖乖回去店內繼續上班。


其實卓晴曾經身邊有過一位未婚夫,他們交往了六年,只是她從未在朋友間提起過他。而一個月前他們已經分手了,是卓晴主動提起的。


—————————————————


今個晚上,卓晴又夢見「他」了。這是在這一年來,第三十二次在睡夢中見到「他」,也相隔兩個月之久。


第一次夢到他,場境是在一間西式甜點店裡。在夢裡她與未婚夫——阿程又吵架了,爭執的原因她已忘了,反正夢裡的她理智線斷了似的到甜點店吃了八份蘋果焦糖鬆餅,當她正打算埋頭苦幹吃第九份時,他就一屁股的坐在她對面,一口氣點了十份巧克力香蕉鬆餅,說要跟她比賽。


過程中他們沒有講話,只在狼吞虎嚥,不想輸給對方。最後,他們捧著大肚子相視而笑。


第二次夢到他,她在無人的地鐵中坐在地上抽搐著肩膊哭泣,因為阿程臨時在月台拋下她離去,讓她非常孤單無措,像個被家人遺棄放在家的小孩。


就在列車到達下一站開門時,他的身影又走進了她的夢中。他沒有說話,只一手拉起卓晴坐在車卡的座位上,當時她還有點生氣他的無禮與突然。他在口袋中取出一支藍色的木顏色筆,再在空氣畫出了一隻卡通海豚。隨後藍色線條完全封口的一刻,海豚像被灌進生命般在空氣中游動起來。


卓晴的淚水被止住了。但他繼續在空氣中畫出八爪魚、珊瑚、小蝦、水母等等海洋生物,水母和小魚在空氣中自由游動,讓他們彷如置身海洋之中。


由第三次再度夢見他開始,卓晴心中已經覺得這不是遇然夢到的男子,他們也開始了第一次的二人對話,但卓晴不打算詢問他出現在她夢裡的原因,她覺得問了就會破壞了彼此間的一些什麼似的。而那次卓晴知道了男人的名字叫阿凜。


那晚卓晴夢在台灣熱鬧的夜市裡頭,她不斷慌亂地穿梭在人群之中,像是迷路,只能不斷奔跑尋找出口。這次阿凜化身為蔥抓餅店的老闆,在卓晴經過店門時大聲叫停了她。看見熟悉的身影,令卓晴可以停下來休息一下。


「請妳喝吧。」阿凜遞上一杯蜂蜜白玉苦瓜汁給卓晴。


卓晴皺眉擰頭:「我不愛苦瓜的味道。」


「在夢裡就放開一點吧,嘗試一下又不會怎麼樣,而且加了蜂蜜,有甜味中和苦澀。」阿凜堅持把苦瓜汁擺在她眼前。


卓晴一手接過苦瓜汁喝了一口,發現果然比想像中甘甜好喝。


「妳呀,就像苦瓜一樣,兩次見妳都是充滿苦惱。而我的出現就像蜂蜜一樣,是不是讓妳開心許多了?」阿凜臉上驕傲又自信。


「好自大的人。」卓晴心中泛起一股癢癢的感覺。


「妳有弄過蔥抓餅嗎?要不我教妳一下,很好玩的。」說畢他就推推卓晴的肩膀。


卓晴忘了本來迷路的她是想找什麼地方或人物了,她現在只專注阿凜的聲音之中。


第二十五次的夢境裡,阿凜牽著卓晴的手去了太空裡的一個無人小星球上。在那個星球上只有他們二人,卓晴腳下只有無盡的蛋黃色花瓣,天空是她最喜歡的湖水藍色,偶爾會有黑色的古舊火車駛過而劃破白雲,一會就飄下白雪來。


卓晴喜歡觀察人的側臉輪廓線條,因為對方不會與她正面而視,她喜歡偷偷地看著別人。她覺得阿凜的正面看上去好孩子氣,但側臉感覺卻非常成熟,讓她好想用手指在他臉上撫摸漫遊。


雖然只是在夢中,但背著自己的男朋友與別的男生牽手,還是讓卓晴有著罪惡感。她鬆開手來,有點尷尬地用手背擦著自己的臉頰。


卓晴首次跟阿凜提起她有一位交往六年的男朋友。阿凜一開始默不出聲,後來,他問了一個卓晴一直都在逃避的問題:「妳還愛他嗎?我看妳因為他而傷心失意過不少次。」


卓晴呆著語塞起來,之後就緩緩從睡夢中醒了。張開眼時,有一滴淚在她眼角滑落。


第三十一次的夢裡,卓晴在動物園邊用樹葉喂長頸鹿,邊帶著假裝輕鬆的笑容跟阿凜說起:「我和阿程決定半年後就登記結婚了,之後再去意大利度蜜月,應該很浪漫、很好玩吧。」


阿凜像被一秒惹火似的:「妳根本已經不愛他了,你們之間是有問題的,為什麼還要勉強自己?」


「我沒有勉強自己!你不要以為你很了解我,我也不會喜歡上一個在夢裡的男人。」卓晴不是故意出口傷人,但覆水難收。


「我只是妳做夢裡的一個人罷了嗎?我們只是偶爾逢場作戲一下而已?」阿凜抑制著自己痛苦的心情。


「難道不是嗎?」卓晴輕挑地反問。


阿凜啞著喉嚨:「如果兩者只擇其一,妳會如何選擇?」


「他。」卓晴自問是聰明的女人,她不會因為一個夢而拋棄與阿程多年的感情。


「那我再糾纏妳就太不識相了吧。」


—————————————————


過後卓晴就真的再沒遇過阿凜,她繼續發一大堆奇異、不合邏輯的夢,但就唯獨沒有再遇見他。她以為自己還是會如常生活著,但原來他的份量比她想像的還要重。


往後的日子,卓晴都是一整個心神恍惚的狀態:不小心遺忘了客戶的訂單、替新娘子換婚紗時勾破了裙尾、搞錯了新郎的衣服尺寸、把兩個客戶的婚紗要求互相弄亂了……


卓晴後悔了。特別在每一次再與阿程見面之後,她更欺騙不了自己,她一早就厭惡這個她以為喜歡了六年的男人。


與阿程決斷分手之後,卓晴繼續整整一個月都沒有再夢過他,她曾經覺得自己好像傻瓜,為了一個夢裡的男人去放棄已經談婚論嫁的阿程,而阿凜從此亦不再出現,她兩邊全盤皆空。但後來她發現她還是很感激阿凜,是他讓她誠實面對自己。


直到今天,卓晴再見阿凜,淚水忍不住在她眼框打轉。


這裡是婚紗店對面的甜品店。


阿凜見狀笑言:「才一個月沒見而已,再見到我不用這麼激動吧。」下一秒,他就把她擁入懷中。


「我真是個傻女人,為了你這個虛幻的男人而和阿程分手了,都是因為你消失了。」卓晴帶著鼻音撒嬌地說。


阿凜突然鬆開了兩臂,認真看著卓晴:「明天下午兩點,妳再來這店舖吧,記得要點蘋果焦糖鬆餅來吃喔。」


卓晴一頭霧水:「為什麼你要幫這店舖賣廣告啊,而且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她還維持著倔強。


但第二天,她還是聽話乖乖的在下午時份來到甜品店。


牆身的湖水藍色,不偏不倚地,恰巧是她最喜歡湖水藍色之中的色調。


在一片湖水藍中,她看見了阿凜的身影從廚房中走了出來,他還捧著一份蘋果焦糖鬆餅,上面插著個寫著「生日快樂」的糖霜巧克力。


卓晴欣喜若狂,他記得今天是她的生日,而且這是她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阿凜。不過他為什麼會在現實中出現?還是……其實她還在夢中?


「從15歲生日那天開始,我就發現我可以自由地進入別人的夢境內,很神奇吧,但事實就是那樣。」阿凜坐在卓晴旁邊,放下鬆餅。「妳會相信得了這件事嗎?」


也由不得卓晴不相信吧,這一年來的夢境,都是她的親身體驗。


「所以……我們還要比賽誰吃鬆餅比較多嗎?」卓晴眨著眼睛。


「才不要!在夢裡我就跟妳瘋,現實中才不會呢,吃太多會發胖啦。」他用手指敲敲卓晴的額頭。


「夢中的你好像比較可愛耶。」


「什麼東西呀!」


「我說夢中的你好像比較帥和瘦,現實中的確胖了點。」


「那有!妳這樣是故意要我脫衣服給妳看我的腹肌嗎?」


「我才沒有,你少自戀了。」


阿凜忍不住吻上卓晴臉頰。近距離讓卓晴聞到他嘴裡的蘋果焦糖甜味……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