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分手期間限定]

生活練習 於 20/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譚嘉燕 FB PAGE:譚嘉燕KATE


「做一份工作,員工向老闆辭職都有一個月通知期,那情侶分手也應該給對方一個月通知期,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去終止一段關係,或是給我和妳一個月時間去物色新對象也好呀。」

「但這很尷尬吧,這一個月內我們要如何相處啊?我們還可以自在地抱在一起嗎?」

「照平常那樣就好了啦,不用特別疏離或硬要特別和對方裝很親密。而且大家都快要結束關係了,臨別秋波時,說不定我們看對方的心情都會變得不一樣,總不會這時候還針鋒相對吧,我們都會想辦法在剩下有限的時間裡給對方一個美好回憶,也整理各自的思緒,這讓一段關係可以好來好去的,很好吧。」

「但我不會回心轉意的喔。」

「我沒有要妳回心轉意啊,一個月後,我們會分手,而且我絕對不會糾纏妳的。」

信妍趁著天立背著她洗碗時,倏地說出「分手」二字,而天立卻沒有意外地冷靜轉過身來,接受自己被甩的現實,還可以和信妍談條件,希望她給他一個月的分手通知期。

「好……吧。」雖然聽上去還是覺得怪怪的,但在穎妍眼中,天立仍是一個好男人,對她一直都很細心,處理事情也成熟穩重,信妍決斷提出分手只是她知道自己已經不愛他了。

——————————————————

—倒數第二十七天

趁著天立上班,放假的信妍打算開始收拾自己這幾年住在他家時放置的物品。他們交往後一年就開始同居,信妍在這個家住了都快四年了。

打開衣櫃,她發現自己的衣服佔據了差不多八成的空間。天立的衣著品味非常簡單,就是清一色灰色上衣,和幾條白色或黑色褲子而已。

「如果清走了我的衣物,這個衣櫃大概就變得空空如也了。」信妍想著想著,心也莫名酸了起來。

信妍瞄到了一件印著花貓圖案的淡黃色T恤,她把衣服拿上手攤開來。

她記得這是天立買回來的情侶衣服,他們各有一件一模一樣的,但這只穿過一次罷了,另外一件是塞在哪裡了?

唔……他們在時穿過這件情侶衣服呢?好像是……在某次爬山的時候。

信妍喜歡靜態活動,例如看電影、看書、聽音樂,但天立卻熱愛戶外運動,跑步、爬山、游泳,剛開始交往時,穎妍都會偶爾配合一下他,但後期她已經不想再勉強自己,她覺得情侶不一定要常常膩在一起,當興趣不同時,可以安然地各自做事,這樣做自己會比較快樂。

—倒數第二十天

「其實你是喜歡我什麼地方?」信妍躺在白色沙發上,望著正在因為拼圖而苦惱著的天立。

「唔……其實我也不知道,可能因為妳很漂亮吧。」天立放下手上的一塊小拼圖,與信妍凝視著。

「口甜舌滑。」信妍吐吐舌頭。但她不得不承認,這一秒,她好像又喜歡上天立,心跳有在加快了一拍。

感情容易被時間沖淡,也可以只因一件事又突然一秒鐘地重燃一絲火苗。

「那妳呢?」天立困惑地反問。

「什麼?你想問我最喜歡你什麼地方嗎?」

「不是。我是問其實妳是討厭我什麼地方?所以要跟我分手。」這是天立首次問信妍他們分手的原因。

信妍搖搖頭。

「其實……我也沒有討厭你……只是……我想過新生活,重新開始。」信妍舐舐唇,悶懨懨地說。
—倒數第十六天

信妍開始拒絕天立替她煮早餐:「這麼多年來都是你在煮早餐,我都沒動過手,半個月後當你只煮一人份時一定會很寂寞的,不如現在開始你就不用再準備我的份了,慢慢習慣了就會沒那麼難過。」

天立緩緩放下兩包泡麵,聳聳肩:「好啊,照妳的主意走也好。」

談戀愛時要學習與伴侶相處、彼此磨合,分開後也要習慣和學習沒有對方在身邊,一個人生活的滋味。

到了晚上,信妍比天立早下班回到家,她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把她從超市買回來的雞蛋一顆一顆地放在蛋架上。

原來,這四年來都是天立掌管生活的大小事,她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下廚過了,所以早上她才會把蛋都煎壞了,都沒有一顆可以吃進肚子裡。

—倒數第十天

信妍比平常早了一小時起床,目的就是要為天立煮一個豐富的「All day breakfast」,是「期間限定」的早餐,分手過就沒得吃。

「我要讓他對我的廚藝留下好印象,讓他就算認識了下一任女朋友,都對我念念不忘。」信妍捲起衣袖,聽著電台的早晨節目,開始清洗紅蕃茄。

信妍先用刀在蕃茄上劃上「十字」,把它們放入熱水中滾燙幾十秒,再用冷水浸泡後去皮。她記得天立對於蕃茄有種莫名的執著,如果不把它們去皮,他絕不放入口。

一小時後,信妍把熱騰騰的早餐放在碎花紋的碟上,捧到天立眼前。

「為什麼妳弄芝士烤蕃茄會把蕃茄去皮啊?我喜歡蕃茄要連皮吃的啊。」天立皺起眉頭。

「糟糕!不吃蕃茄皮的人好像是我的初戀男友,而不是天立啊。」信妍暗付,現在才發現自己記錯了。

四年了,信妍都不記得天立飲食上的小習慣,但天立一直都牢記她不吃莞茜和蔥花,每次外出吃麵他都會貼心的幫她向侍應反映「走青」,或是幫她吃掉她不喜歡的食物。

這個反差讓她有點內疚。

—倒數第五天

黃昏時份,信妍捧著夾雜著粉紅色和紫色的玫瑰花束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原來在上班時當著眾人面前收到花束是這麼的驚喜與開心。

這是天立第一次送花給她。以前每到情人節或她的生日日子,她都會滿心期待天立會送她花束,可惜到了現在,她才收到他送給她的第一束玫瑰花。

「喜歡嗎?」晚餐時,天立笑笑地問穎妍,他的眼睛瞇成一線。

「喜歡啊,可是今天又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為什麼要送花給我?」信妍自然地夾了他最愛的菜色給他吃。

「想哄妳開心啊,因為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浪漫的人。昨天我突然想起這幾年來都沒送過妳花,突然內心有點內疚嘛,不過現在送了,總算給了妳驚喜,讓我在妳心中多一分好印象也好啊。」天立盯著穎妍身後茶几上的玫瑰花。

「唔……這算是陰謀嗎?」

「反正妳開心就行了。」

—倒數第二天

今晚天立去了跟朋友吃飯,只有信妍一人在家。

她只是頹然地坐在床上,看著手機裡一張又一張她跟天立的合照。每看一張,就有一段回憶流過她腦海,但她最後還是選擇把一張張的照片給刪掉。

因為信妍發現了,她最面對不了的,是二人關係中的自己。她埋怨他不夠浪漫、二人興趣不一,其實,她自己也沒好得哪去,沒有認真對待過伴侶的人,也是她自己。

她不喜歡現在討人厭的自己,做一個不稱職的女朋友,她想重新開始,過新的生活,更新她自己……

慢慢地,隨著一段段的回憶,信妍開始沉甸甸地睡去,待睡醒之後,就是她和天立結束關係的日子……

——————————————————

待信妍張開眼,她發現自己睡在客廳的沙發上,身上蓋著一張薄被子。

「妳醒啦,我看妳睡得香甜,所以沒叫醒妳,但我已經給妳留了點菜,妳起來後就可以吃了。」天立的臉孔出現穎妍眼前,他就在她身旁看著電視。

信妍睡眼惺忪地瞄了瞄時鐘,現在是晚上九時半。

晚上?不應該是早上嗎?今天是他們正式分手的日子。

信妍伸個懶腰,再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機,時間也是顯示現在是晚上九時半,而日期更是……一個月前的日子?

一個月前的今天,是她和天立提分手的日子……所以,這只是一場夢而已?真的嗎?那只是一場夢?

「喂,天立,你還是我的男朋友嗎?」信妍眨著眼睛,搖搖天立的手臂。

「怎樣啦,現在妳是對我不滿意,想換另一個男人嗎?」天立裝出生氣的模樣。

「沒有啦,我怎麼敢啊。」還好,自己的任性原因只不過是一場夢,信妍心中有股鬆一口氣的舒暢,驟然身體也好像輕了。

一切可以重新開始。


作者:譚嘉燕 FB PAGE:譚嘉燕KATE(歡迎瀏覽)
《繼續吹》丁可欣Yanki - 心理測驗?So Wha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