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兔子公園] 文字

生活練習於 16/06/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阿言跟著老公,帶著兒子,今天經過幾小時的勞碌,終於安頓好傢具及物品,正式搬到新居苑。舊家他們也住了五年了,阿言忍受不了待在一個地方太久,是她提議老公搬家的。
 
 
他們的新家於一個人口密度較低的地區,樓下還有一個大公園。阿言決定每天都要趁兒子放學後,到去補習社之間的半小時空檔,忙裡偷閒一起到公園玩樂。
 
 
關於童年,阿言快樂的記憶,就是黃昏下午和鄰居的小朋友一起到公園玩鞦韆的日子。雖然過程的畫面和人的臉容都模糊了,但開心的感覺仍留在心中。
 
 
———————————————————————
 
 
下午時份,空氣很乾燥,公園空無一人,很冷清。阿言覺得有點奇怪,難道這裡的小孩都不愛到公園玩耍嗎?她蠻想聽到小孩的歡樂笑聲的。
 
 
公園裡,中間放著一個有人型般高的兔子銅像,蠻可愛的。左手邊是鞦韆、右手邊則是滑梯和蹺蹺板、後方設有一個攀爬架。阿言放眼一看,她很喜歡公園裡花花草草,有種她最愛的茉莉花。她愛這花的清新與香氣。
 
 
而且公園的草叢都會剪成兔子的形狀,讓阿言覺得這好有花思,公園也更添夢幻的氣氛。
 
 
阿言的兒子——小恩今年7歲了,他興奮地指著兔子銅像:「好可愛的兔子。」接著就跑過去想要觸摸那個銅像。
 
 
阿言望著兒子,不自覺露出疼愛的表情:「小心,跑慢一點啦。」
 
 
就當小恩跑到兔子銅像,伸出手快要觸摸到銅像的時,一把惡狠的女聲闖進寧靜的空間裡:「住手呀!」
 
 
小恩嚇到整個人跌坐在地上。阿言見狀馬上急步跑上去,她很緊張兒子有沒有受傷。
 
 
一個打扮簡樸的的婦人從兔子型的草叢後方走出來,她不施妝粉,臉容很清秀,氣質脫俗,跟她洪亮又惡的聲音完全不搭。
 
 
婦人開始擺出臭臉:「你們是誰呀!敢亂摸這銅像?」
 
 
阿言先扶小恩站起來,拍拍他身上的灰塵,專心檢查他身上有沒有皮外傷,確認兒子沒有破損,她才調整心情回應婦人。
 
 
阿言壓著情緒,想保持禮貌:「我們昨天才新搬來的。」
 
 
婦人咄咄逼人:「我在這住了十年了,你們新搬來就這麼大膽?往久了還得了呀。」
 
 
阿言迎上婦人銳利的眼光,倔強地說:「我兒子不是故意的,我們不知道不可以觸摸這銅像。」
 
 
婦人語氣雖惡,但隱約好像也藏著一絲害怕:「現在你們知道了吧。告訴你們,這銅像比你們還寶貴,碰不得的。」說時,婦人注視著兔子銅像,眼神充滿敬意。
 
 
阿言完全不明白。這一個兔子銅像到底有什麼厲害之處呀?用不著這麼激動吧,但她不想問這潑辣又怪異的女人,免得又被罵。
 
 
有另外一個剪著超短髮的中年婦人也步入這公園,惡婦人和她說了剛才發生的事,中年婦人也跟著用目光上下打量阿言,讓阿言很不舒服。
 
 
而且,阿言最討厭像這女人這種有事情就一定要向他人告狀的個性。
 
 
晚上,阿言跟老公說了這件事,她老公建議她上網查看有沒有關於這兔子銅像的新聞或奇聞,結果阿言什麼都查不到呀,她覺得這應該只是一個普通的銅像罷了,是那兩個女人有問題。
 
 
———————————————————————
 
 
過了兩天,阿言都沒帶小恩到公園了,她怕會再遇到那奇怪的女人。
 
 
今天中午,阿言買完菜後,她一人經過公園。太陽曬得阿言的臉紅通通的。
 
 
阿言看到有兩個婦人站在兔子銅像前面,站姿挺直,好嚴肅恭敬似的。
 
 
阿言走向她們,她想打聽一些關於兔子銅像的事情,問人比較準確,她在她們身後小聲開口:「不好意思,我是新搬到這裡的,可以問妳們一些問題嗎?」
 
 
兩個婦人同時轉身,疑惑地望著阿言。
 
 
其中一人戴著綠框眼鏡,眼神不屑,語氣冷冷地說:「妳沒看到我們正在向兔子銅像表達敬意嗎?為什麼打擾我們呀?」
 
 
另外一人也跟著火上加油:「對呀,妳吵到我們了。我們需要安靜的心。」
 
 
阿言啞口無言,不忿心想:「又是兩個古怪的女人。我又因為這銅像被別人責備了,好倒楣。」
 
 
晚上吃飯時,阿言覺得要告知老公這件事情,她覺得這個地方的人都好有問題,但她老公只安慰她:「不要想這麼多了,可能只是妳跟大家還不熟而已。況且這地方就算奇怪,又是妳選擇搬來的。」
 
 
聽到這番話,阿言無奈了,她老公什麼都不明白。
 
 
———————————————————————
 
 
又過了一個星期,阿言再沒踏足那個兔子公園了,經過時還要快步走過,好像裡面藏著一頭怪獸。
 
 
今天送完兒子去補習班後,阿言打算和小恩學校的家長們吃個下午茶,她想認識她們,也要探聽這個學校家長們的圈子消息,這樣才能建立關係,融入圈子當中。不然新人報到什麼都不知道,好吃虧。
 
 
家長們正聊得熱絡,阿言覺得她們都很友善和開朗,又會主動介紹這地區好吃跟好玩的地方給她,於是她鼓起勇氣……
 
 
阿言不自覺有點小心翼翼:「我……我想問一下呀,妳們有去過那個兔子公園嗎?我意思是有兔子銅像的那個公園?」
 
 
空氣立馬因阿言的發問變得冰凍凝結起來,阿言當然知道氣氛不對勁。
 
 
其他五個家長們臉有難色,異口同聲回答:「有呀。」
 
 
阿言不小心衝口而出:「我覺得……那個地方……好奇怪。」說完,阿言馬上很後悔,但覆水難收。
 
 
阿言像做了錯事的小朋友般低著頭,不想迎接家長們的注視目光。
 
 
之後的日子,五個家長們只要看到阿言,都會在那邊竊竊私語,再避開阿言。慢慢的,消息傳開,愈來愈多居民都知道阿言的事情,對她避之則吉。
 
 
阿言很討厭這種被人背後討論的狀態,但最令阿言難過的,是她知道連小恩的交友圈子也因此受到影響。阿言偶爾會看到小恩早上眼腫腫的,一副哭過的樣子。
 
 
這件事讓阿言心不在焉好多天,她沒心情打掃家裡,沒摺的衣服堆積如山,煮出來的飯菜也頻頻給老公抱怨味道不對勁……
 
 
———————————————————————
 
 
今個早上,清晨的陽光很和暖,送完小恩上學後,阿言經過公園,茉莉花香流動飄散於公園中,吸引她走了進去。
 
 
阿言慢慢走到兔子銅像前,安靜地站著,眼神卻很空洞。
 
 
就這樣,她一直安靜站在。她腳邊有一、兩隻小雀陪伴著她。
 
 
直到有一把細小的女聲從阿言身後冒出,劃破安靜:「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銅像……」
 
 
不等女人說完,阿言突然暴跳如雷轉身:「妳沒看到我在跟兔子銅像示敬嗎?問什麼問呀!閉嘴!」


作者: 譚嘉燕
FB PAGE: 譚嘉燕KATE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