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酒精裡找著你。

毛言地 於 30/05/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我說過酒醉不但不會讓人胡塗,反而會令人更了解自己心底裡其實最掛念的與最重視的。有些人日常拼命填滿自己的時間表,為的就是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想一些人或事,只不過到了晚上,他們總愛喝上幾杯,讓酒精遊走在身體之間,令大腦可以做回自己,想想那個忘不掉的她。

  I君是一個設計師,經常在工司留到晚上八九點才離開。同事都說他如此拼命肯定是希望盡早得到老闆的賞識而升遷,而I君也會迎合他們的猜測,冒求盡快完結這個話題,因為他不想別人知道他只是怕一個人回到家後無所事事,然後又想起了那個仍然深愛的她。所以他需要一點事情來消磨自己的時間,而工作就是他最好的避風港。

  星期五晚上I君又一次九點鐘才離開公司,然後獨自走到那間經常去的酒吧。酒保已經習慣了他一個人到來,馬上就拉起了吧枱的一張椅子,準備好他常喝的啤酒,還有聽著他的酒後真言。

  「又過一年了,時間真快。」兩杯下肚,I君面色已紅。喝了幾年,他的酒量也沒有進步多少。
  「我沒記錯的話,是第二年了嗎?」
  「嗯,我失去她已經兩年了。」
  「掛念一個兩年前情人,果真痴心情長劍。」酒保笑著沖調另一個客人剛點的調酒。
  「自她之後我就再沒找到一個心動的,這算天意。」
  「痴情的代言人,要多喝一杯壯壯膽後找她嗎?」酒保又遞了一杯啤酒到I君面前。
  「不了,她現在有男朋友。」
  「還要等下去?」
  「也不算是等。」I君喝了一口。「這樣就好了,讓她住在我的思緒裡。」
  「這是自虐。」
  「也許有一天你會像我一樣,在痛苦中找到快樂。」
  「我倒希望不用。」酒保搖一搖頭。「我才剛開始談戀愛,讓我先甜蜜一下。」
  「我失言,自罰一杯。」I君笑著把餘下的酒一飲而盡。
  「好了,時間到。」酒保把I君的空酒杯收起。他知道三杯就是I君能保持理性,自行回家的極限。

  回到家裡,I君躺在床上讓酒精流走全身。只有在微醉的情況下I君才能讓自己盡情的想著她,把對她的掛念表露無遺,承認自己根本忘不了她的事實。對I君來說,愛不是擁有,也不是放手,愛是一種對她有著的情感,一種只有對著她才產生的感覺。

  「我真的好想你⋯⋯」I君睡前一直都說著這句話。在夢裡遇到她,成了他生活唯一的慰籍。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aoYanDe
TUMBLR:http://moyinday.tumblr.com/  
Fanpiece: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圖片來源:網絡取材。
標籤: 毛言地  愛情  酒精  
《繼續吹》丁可欣Yanki - 心理測驗?So Wha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