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和女的友情往往比愛情浪漫》 文字

藍矛盾於 14/03/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我和MK是在大學認識。

大學時期,MK是算盡出席率,全部時間都放在抄散,他比誰都了解全港甚麼時候有展覽,哪一個中介、展覽主辦薪酬最高。GPA是甚麼來的?畢到業就完事;相比於我堅持所有的課都上,每個學期都算盡GPA如何達distinction。有空閒時,才做一些優閒兼職。

然而,天意愛弄人,一次學科的小組報告把南轅北轍的我們拉在一起。友誼由此展開,直到畢業,每次的分組彼此默認了對方。

畢業後,大家的生活方式擴展到另一個極端。

MK全職抄散,瘋癲期可以工作三個月,每天工作14小時。完了一個展覽或嘉年華後,便開始他的17日東歐,又或21日意大利,再或19日土耳其等沙發旅行。
相反,我找了一份全職工作,跟隨放假攻略計劃5日台北、6日布吉、8日九州遊。

彷彿不能相融的我們,一年可能也未必見得上,見大家的postcard比真人還多。一個whatsapp發出去,通常兩三日後才有一段幾秒的錄音。

就這樣,維持我們的友誼。

每當我們見到大家,我的第一句通常是「旅程有否艷遇?」配上一個輕笑,而他是「你找到好男人了沒?如果比我還要差,不要浪費時間。」永遠是一個目無表情的臉。

聽著他各樣的沙發旅行,感受著不屬於我的世界,幻想著他各樣經歷。他又會聆聽我的各樣三、五、七年計劃,休閒時又看了甚麼書。

有一次吃飯,他述說著梵帝岡的屋頂寫著我的postcard、其中一個沙發主環境很差而生病等。意大利回來後,再即興去了長崎,可惜去軍艦島是需要一早預約,即興只有摸門釘的份。
我分享了最近看到一本關於波蘭奧許維茲集中營,很想親身到此感受著當時的無力感。

兩個月後的某日,MK whatsapp傳來東歐機票做推廣,一個月後開展17日的旅程。

我囑咐他一定要去集中營,回來告訴我情況。最後,他在波蘭寄了一張明信片,在集中營買了一本相冊給我。

再半年後,我出發到九州,我一個月前已計劃好軍艦島,訂好當天的船票。在軍艦島,我把那裡拍下來發給他,寄了一張軍艦島的明信片,買了一本相冊給他。

有一種浪漫是,大家去了大家一直渴望到的地方,在那裡寄了一份想念,買了一份值得記念的手信。你把我在書中所見到,帶到我眼前;我代你踏足的地方,滿足到你的好奇。

正因南轅北轍,所以我們可以代對方完成不能完成的夢。
標籤: 藍矛盾  散文  友情  旅行  明信片  浪漫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