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人生也不是那麼困難嘛。 文字

Charis Hung於 01/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有沒有試過這樣的感覺。

有些事情你必須做,根據planning,你這晚需要完成一部分,否則過後便會很辛苦甚至趕不上deadline。但你看看日子,其實距離deadline還有一段時間。

「不如今晚就這樣吧……?」你悄悄說。
於是你放下事情,慵懶地hea了起來。
你覺得這樣的晚上,很愜意。
雖然,明知道,之後會捱得辛苦。
但為了這晚,仍然值得。

老實說,分手以後,除了分手的痛。我還有很多徬徨。
曾經打算再過一兩年便步入教堂。
畫好的藍圖卻不再合用,我們在不知不覺已偏離了軌道。
二十四差不多二十五歲,說老又誇張,但說青春,也顯得稍為勉強。
略略想像身邊有可能的對象,情況不太樂觀。
(一生人當中可以認識陌生人最多的時候,必然是學生時代。所以學生當然要談戀愛喇。)
女人大多想在三十歲前出嫁,這種恐懼寫在血液裡,並無甚麼合理可言。

於是有一段時間,彷彿精神分裂,一邊承受著失戀的痛,一邊又害怕從此孤獨一人。

其實自己甚麼也未整理好。

只是,情感從來不是你說「可以了」才徐徐流出。她是最任性又無法束縛的氣流,總把你衝擊得體無完膚。

然後有一天,我問自己。
我要生小孩嗎?好像不一定。
這樣,我就沒有必須追趕生理時鐘的理由。
我的心鬆了一點。

過了一段日子以後,我又再問自己。
我渴望結婚,組織家庭嗎?好像並沒有強烈渴求。
這樣,我也沒有了必須盡快找個喜歡的人的逼迫。
我的心就再次輕省起來。

一個人以後,我沒有辦法不面對自己,不能像從前般混和過去。
只好忍著疼痛,一再解剖自己。

突然發覺,前所未有地渴望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
那個地方不需要很大(因為會很懶不想清潔),最好沒有任何間隔(廁所除外),只放很少的東西:一張床墊,一個可以裝得下我整個人的大豆袋cusion和我。
給我一個正方形。
我已經很滿足。

於是我想搬出去。
想得有點瘋狂。
但在香港,你知道,要擁有自己的地方,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現在租一個車位原來也要大約千五元或以上。
今天報紙又在說入息中位數是幾多幾多。
是的,我讀完degree,已經不是報導所講的大專生,但我同樣過不了中位數。

搬出去,好像難上加難。

我有點鬱悶。
朋友都說:「你考慮清楚先喎。自己一個住唔係咁簡單,錢方面亦都唔止剩係俾租嫁。」
我當然知道。比我高人工的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但那份瘋狂,始終縈繞著我。

我問自己:搬左出去會點?
開支大了,可能會儲少了錢。
可以花的錢也會變得少了。
但我知道,我會愛上一個人住的感覺。

有沒有甚麼必須要儲很多很多錢的理由?
沒有,只是覺得這樣安全一點而已。
關於物質,我也一向不太執著。
這樣,錢的問題似乎也不是那麼困擾。
我笑了。

生命中,有很多deadline,有很多設限,有很多目標。
我卻不一定都要努力達成。
甚麼是真正著緊的,甚麼又可以令自己真正快樂,
似乎與我在不知不覺中所追趕的,並不一樣。
這樣的時候,就該放下。

我不想裝偉大,也不想怨天尤人。
時間總會流逝。
我不願意委屈自己。我想選擇過自己的生活。
也許,我是個自私的人。
但我負責任。
我不需要誰背負我,也不打算背負任何人

下一次,只想找個同行者。
就那樣,輕盈地走著。

(原載於筆者 27/5/2016 的FACEBOOK專頁)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