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身不由己

Charis Hung 於 26/06/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他吸一口煙,緩緩呼出,煙圈飄散,最終失落在雨夜之中。

他們在Dating Company認識,不是Tinder那些交友軟件,而是會為你建立一個專屬檔案的那種約會公司。
但他們不是服務使用者的關係——他們是顧客與職員的關係。

「第一次見佢,正常係傾個半鐘,但我哋傾咗三個鐘。走嘅時候我問佢係咪單身,佢答我係。我知道其實唔係。」

望著眼前這個很久不見的朋友,我感覺到,他沉船沉得很厲害。
「第二次我再約佢,我問佢係咪available,佢答我唔知。」
我倒抽一口氣,活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在「是」和「不是」如此明確的界線之間,還可以硬塞一個「唔知」。
我以為complicated已是一個相當厲害的答案,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
正當我想如此狡滑的答案該會令朋友退避三分。
想不到朋友緊接著說的是:「我心諗今次仲唔成功。」

我瞪大眼睛,難怪現實都比戲劇荒謬。
飛蛾還真的避不開燈火。

第三次見面,他們就有了肉體關係。
現代人似乎是上了床也不代表是情侶。
「佢話同男朋友分開咗,但會keep contact。」
我點點頭,深知「唔知」的背後當然是不簡單。

不過朋友和我一樣,都太天真了。
不知道今時今日「keep contact」原來不只是whatsapp傾幾句藕斷絲連,還可以是根本從未分手,甚至仍不時到對方家中留宿,並與雙方家人一同慶祝生日。

事已至此,明顯這女生大話連篇,一腳踏兩船,朋友不幸成為第三者。

女生更說:「我好公平架,見你嗰時我唔會理佢,唔會覆佢message,見佢嗰時都一樣。」
偷食偷得如此理直氣壯,我還真的第一次見識。
我想朋友這次該痛定思痛,心死離開了吧。

他卻說出了讓我更震驚的事。

「有一晚,我又chur住佢唔想佢走,我知道個男仔係咁搵佢。我真係唔想佢去個男仔屋企。到咗凌晨兩三點,佢真係冇辦法唔走,最後我竟然送咗佢上車。我親手將佢送去第二個男人身邊。」

我黯然,心痛因何世上竟有人要如此折磨自己?

「我唔敢講太多嘢,我怕一講咗就好似逼佢揀咁,我怕佢會離開我。」

他再次深深吸一口煙,靜默。

「我同佢最後有一齊過。佢男朋友發現咗我嘅存在,個女仔仲發我脾氣,話而家佢哋嗌交喇,我開心啦。開心?我有咩咁開心,我自己都遍體鱗傷。但我都繼續氹佢。後來佢男朋友開始Flirt第二個女仔,佢好嬲,先決定試下同我一齊。不過一齊咗冇幾耐,有日佢突然對我冷淡,我就知道出事,個男仔搵返佢,佢哋又繼續糾纏。」

我以為朋友選擇了這個女生,就早預料到這樣的結局。

他卻說:「以前我無名無份,冇資格出聲,一出聲我就會爭輸。但而家我係佢男朋友,我冇辦法接受佢出軌。」
雖然我心裡有點黑人問號(因為女生由此至終都沒有改變吧,她就是一直出軌呀。),但我也明白位置不同風景也不再一樣的道理。

「我問佢係咪去咗個男人度,佢唔答我,直至我講出嗰幾個日子佢先好緊張問我點知。佢連作個籍口呃我都冇心機,只係驚訝我點解知。啲朋友都話呢個女仔值得我對佢咁好咩,我都覺得唔值。你知唔知,識佢咁耐以嚟,我差唔多晚晚陪佢到凌晨,有時甚至只係瞓咗兩三個鐘我就起身返工。我都就嚟三十,估唔到而家先好似啲十幾歲嘅𡃁仔咁燃燒自己。我真係鍾意佢。」

我這位朋友很理性,我們總以為理性的人就不會做錯的決定,但理性的人其實只是能把事情理性地分析,並不代表能為自己下最好的決定。

這一夜,我沒有說太多。

不需要道理,不需要分析,我只是打趣地說句:「嗯,除咗話你撞邪,我都冇其他嘢好講。唯有等時間過啦。」
他也笑笑:「係,我都係咁諗。可能我對自己太誠實,冇辦法呃自己。真係好鍾意佢,所以明知受傷,明知要放低好多嘢,我都冇辦法停止。」

我嘆息。
如此深厚的愛,若放在對的人身上,那該有多好。

煙圈上升,飄浮,淡去。
不知他吸的是第幾枝煙,只見侍應來換了好幾次煙灰缸。
我從來不知道一席飯原來可以滅掉那麼多香煙。

「只有吸煙嘅時候,我個腦先可以放空。」
他輕聲地說。
《繼續吹》丁可欣Yanki - 心理測驗?So Wha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