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的金錢煩惱 文字

Charis Hung於 14/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兩個人交往久了,錢銀的界線會開始變得模糊。
更不要說展開了同居的生活。

這本來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想想只計吃飯,人一日食三餐,一年365日就要1095餐,還是已忽略了茶餐與宵夜。
當然可以選擇一餐你畀,一餐我畀,或是AA制,但總會有沒帶銀包、忘了㩒錢、沒有散銀的情況,那些時候怎麼辦?
難道真要開本簿mark低這次誰付,下次又到誰嗎?
(當然現在還有個app叫payme,只要按幾個製便可即時付款。)
不過情侶嘛,有時計得太清楚,總覺得不是味兒。
而且可以為愛的人付出也是一種享受。

他們就是這樣的一對情侶。
姑且就叫他們為明仔與呀詩好了。
明仔比呀詩搵得多,順理成章單從金錢角度而言,明仔付出比較多,大概食五餐有四餐也是他付款。
但他畀得起,也為了自己的能力而自豪。
不過呀詩也很識做,三不五時會買些禮物或張羅明仔需要的日用品給他。

本來一直這樣,只要大家有共識也沒有問題。
但人就是會鬆懈以及忘記初衷。

被照顧的感覺非常良好,漸漸大多數的金錢均由明仔付出。
和明仔出街的日子,呀詩有時會忘記人買嘢是要畀錢的。
試過有次吃完飯,呀詩起身就走,直至明仔說等等,我們還未付款。
她才醒起,對啊,食嘢要畀錢的呀。
明仔也沒有介意。
還是那句,他雖然不是富豪,但要多照顧一個人,還是沒有問題。

有一天,明仔和呀詩在頂嘴。
並不是吵架,只是耍耍花槍而已。
明仔略為輕佻說了句:「喂喂喂,你做咩咁大聲同我講嘢?而家邊個養你?」
話剛出口,明仔就深明禍從口出是甚麼意思。
只見呀詩本來準備大笑的臉容瞬間凝結,嘴唇的弧度就那樣停留在似笑非笑的狀態,非常詭異。
氣氛瞬間跌至冰點,呀詩鐵青著臉。
明仔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唔係咁嘅意思……」
呀詩冷冷地回應:「人無意識脫口而出嘅先係真正諗法。」
她起身離開明仔的家。

「其實佢都無完全養起我!哇,如果我真係唔做嘢淨係靠佢,我以後仲抬得起頭嘅?」呀詩氣憤地說。
「我相信佢無心想傷害你,但佢講得出口,應該真係有呢種諗法。你自己小心啲,平衡返你地金錢嘅付出啦。」我說。
「所以做家庭主婦真係好大犧牲,遇著個唔好嘅男人都唔知點算!」
「兩睇囉。咁喺出面做嘢要受氣都好辛苦。」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比較在意的是明仔那Concept。
即使退一萬步,他真的完全養起呀詩,也不代表呀詩不能發他脾氣或大聲和他說話。
他們是情侶,不是富豪玩女人。
關係不是建立於金錢之上。

明仔可以請呀詩不要大聲和他說話,因為這會破壞他們的關係、明仔會覺得不舒服、明仔會嚇親,甚至明仔可以說呀詩大聲說話時個樣好醜。
但因為我養你,所以你不可以大聲說話?
Noway!
明仔希望呀詩能尊重他,應是成為一個值得讓人尊重的人。
若將關係拉扯到金錢之中,不過是把關係推至滅亡之中。

金錢本來不骯髒,但金錢背後的思緒卻可以骯髒得漆黑。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還是挺起腰骨好好照顧自己吧!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