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憶苦飯”的經曆

andyliublog 於 22/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記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村子裏經常搞憶苦思甜,顧名思義,就是回憶舊社會的苦,思念新社會的甜。那時候,大隊裏也憶苦思甜,生產隊裏也憶苦思甜,學校裏也憶苦思甜。因每次憶苦思甜都得哭,起初,我把憶苦思甜理解為“憶哭思甜”了。後來,隨著漸漸長大我才糾正過來。見識了那麼多的憶苦思甜,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兒時所在的第二生產隊的憶苦思甜了。

那時候,從上到下搞憶苦思甜幾乎都是一個模式,就是開憶苦思甜會。生產隊麻雀雖小,五髒俱全,也循規蹈矩按照公社、大隊裏的模式一樣進行,只不過因生產隊裏白天還要參加生產勞動,大都延宕到晚飯時分,在村子大胡同生產隊那三間辦公室裏舉行。我所參與的兩次憶苦思甜會都有幾十號人,女社員居多,這大概是女性愛哭、能哭出來的緣故吧,男社員次之,大都是生產隊長、副隊長、貧農組長、會計、保管員、民兵排長、記工員等,還有幾個平時表現積極的社員,再就是像我一樣跟著大人湊熱鬧的孩子。

即便生產隊裏的憶苦思甜會也很隆重,這可能是當時的形勢所決定了的。先是請老貧農講《家史》,講舊社會的苦日子,兒時所見都是請荊姓的貧農組長和喬姓的老貧農講家史,他倆的父輩都給地主扛過長工,遭受過地主的殘酷剝削和壓迫,但在憶苦思甜會上表達的就不一樣。貧農組長一上來就淚流滿面,一邊哭著,一邊訴說著舊社會的不幸遭遇,社員們先是面帶痛苦狀,隨著情節的深入,變為對萬惡舊社會的痛恨狀。再邊聽著,感到心酸,邊跟著哭,就好像根據現實需要似的跟著哭,其實是抑制不住內心的痛苦,不由自主的哭;老貧農開始講了沒幾句就講不出來了,光知道“嗚嗚”地嚎啕大哭,女社員們見狀忍受不住了,也跟著哭出聲來,男社員也跟著抹眼淚,只有摸不著頭緒的孩子兩眼直愣愣地看著。

老貧農講完了苦日子,就開始唱《不忘階級苦》這首最經典的憶苦思甜歌:“天上布滿星,月牙兒亮晶晶,生產隊裏開大會,訴苦把怨伸。萬惡的舊社會,窮人的血淚痕,千頭萬緒湧上了我的心……”我那時和小夥伴有時在屋裏的人縫裏,有時在天井裏聽著唱這首歌,聽著大都是女人們唱,而且越唱越帶感情,最後“嚶嚶”地哭起來,哭著唱出來,真像是哭訴出來。現在每每回憶當時的情景,感到那時候的人真重感情,歌唱得真投入,真情流露,一點不做作,把大人孩子都唱得心裏酸酸的,唱完了憶苦思甜歌,因悲歌觸發起了感情,還都抑制不住哭上一陣子,哭的稀裏嘩啦的,有的還哭的泣不成聲,直到好長時間個別女社員眼裏還噙著淚。

唱完了,哭完了,生產隊長、婦女隊長領著大家一起吃“憶苦飯”, 我記得只跟著母親吃過一次憶苦飯,就再也不想吃了。當時的憶苦飯是婦女隊長帶著幾名年齡大一點的女社員做的,可能就圍繞著難吃的目標做的,大概有野菜、玉米面、地瓜面之類調和在一起做的,不放油鹽,吃起來幹澀,難以下咽,要怎麼難吃有怎麼難吃。現在想來,吃“憶苦飯”就應該這樣,就應該難吃,吃憶苦飯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受教育,吃著這樣的飯,想想過去舊社會是怎麼過來的,看看現在,即使過上了幸福美好的新生活,也不能忘本。時至今日,在大胡同生產隊裏吃“憶苦飯”的經曆我始終記憶猶新,永遠難忘,當成了我人生的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如今的年輕人不了解吃憶苦飯,更難了解舊社會所遭受的苦難,也就感受不到新社會的甜,面對嚴峻的國際、國內形勢,類似的教育勢在必行,用國民教育來凝心聚力,才能應對越來越複雜的國際國內形勢,甚而應對戰爭。憶苦思甜,新舊對比,是讓人們不忘過去,正視現在,面向未來。要有家國情懷,人間情愛,實現共同的夢想。要不忘初心,擼起袖子加油幹,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吃憶苦飯,是過去那個年代的特殊經曆,在社會發展史上留下了很深的印記,令人回味,值得牢記!
《繼續吹》丁可欣Yanki - 心理測驗?So Wha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