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藍色的夜

藍言次論於 15/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有好幾次,當妳在小小的教室為同學們點名的時候,看到和他一樣名字的人,或是英文名字一樣的人,妳還是會深深的倒抽一口氣。
妳知道的,妳並不是懷念他,妳只是在想怎麼會有這麼的巧合?怎麼會這麼容易的就讓妳遇上有著與他相同的中英文名字的人。
他並不喜歡他的名字但又未至於嫌棄,因為他的名字太溫柔太女性化,妳記得他時常說:「爸媽總是想要個女孩,但偏偏我是個男孩子,所以名字還是保留了一個字,柔!就是希望我像女孩般溫柔。」
那就是爸媽給予子女的最大值,一個包含著自己希望的名字,就好像什麼成就都有可能從名字裡成真。

妳與張柔相識於妳出國過著一段簡單的日子的時候,大概是一個月左右,妳與他都分別住在森林裡的小木屋,妳的小木屋的門是綠色的,而他的是黑色的。
因為妳怕走進森林時候會迷路,所以邀他與妳一起同行,自此每天,妳與他便樂此不疲,是下著雨又好,是晚霞逐漸燃燒了整個天空的時間也好。
如不是張柔因為家裡有點事情,要比妳早兩天回港,也許妳與他的結尾會快樂一點。

張柔在離開前對妳說:「我們在香港見吧!約定啦!」

可惜在妳回港後,因工作上的人事問題,妳變得比以前更忙碌,不要說找他,就連覆他的訊息也沒有時間。
雖說忙不是藉口,但忙可以令人身心疲累,可以令人不想做任何事,不聯絡任何人。
漸漸地,張柔也放棄繼續找妳的行動。

也許就是這麼的一回事吧!妳與他太快的把對方在自己的生命裡認出來,一早就耗盡了應有的緣份,所以失去也變成早已定下來的結尾。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遇見,就像跳了一場圓舞,對手很快便會轉出妳的視線,來一場彷似完美的相識,其後,也只不過是過著最初應該掉失的東西。

好不容易睡著的妳,就在睡夢中突然的醒過來。
妳在床上坐了起來,拿著手機漫無目的的滑著滑著,直至妳看到一張很熟悉的照片才停下來,照片裡是一個森林,一個妳曾經每天也與張柔慢慢地行走著的森林,照片下有著兩句說話。
妳曾坐在大石上說:「說好了,我們要再來!只是光說著也已經開始令人期待,那會是我們的第一次真正旅行,會是怎樣的呢?」

後來才知道,原來相遇猶如我們最後的一次旅行,也許是這個世界太匆忙,容不下我們緩慢的去了解著彼此…還是這個世界太緩慢,容不下我們太快的相遇?
那一個月的快樂時光已經變得模糊,卻在這種時候以這一種方式變得清晰。
妳在他的說話之下留言:「沒有忘記吧?我們游泳的時間,星星都在閃爍著,月光好像每刻都在包裹著的我們,那個充滿著藍色的夜。」

也許,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就如在海灘拾到的一顆圓滑石頭,高興地把它帶回家,然後在某一個時候捨棄,時光會帶著妳走著走著,然後又再拾到一模一樣的石頭,再在某段時候捨棄……就像一場又一場準備好了的告別。

我們都重複著一些以為是偶然的東西,其實都只是我們與某人的偶爾駐足。
那只不過是人生中無傷大雅的親近卻又會丟失的一陣快樂。
《FanPiece 小劇場》 - 辦公室政治犯ep01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