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不要想得太深

藍言次論於 02/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你沒有想過事情已過去了數年,不再與你聯絡的人,今天卻傳訊息給你。
她的訊息來得很輕很輕,小心翼翼的說起從前與你說好會一起去看的舞台劇又來港上演來掩飾她與你已存在的隔膜。
你若無其事的回答她說可以一起看。
你的回答成了她的開幕禮,只經過一瞬間,你的手機顯示了她的號碼,一個你至今仍能認出的電話號碼。
她用開朗的聲線說:「舞台劇會在三月到港演出,一起去看嗎?」
你重複的說:「可以呀!」
然後她再說她在一月經過了常與你光顧的茶餐廳,便想起了與你的一些舊事情,那些她一直以為已忘記了的舊事情,那句本想問卻不敢問及以免驚動到你的你好嗎?

其實你在這些年來都想問她生活得如何,卻不知道如何開口,想不到她也會有如此的感覺,她說當她停在茶餐廳前,望著那個與你常坐的位置,那張枱的枱角依舊破爛的時候,想起你說這裡的咖啡很好喝,然後她笑說:「我還是入了魔似的走進茶餐廳喝了一杯。」
你笑說:「那間茶餐廳我也經過過很多次,雖然那是一個不容易去到的地方。」
你沒有說出口的是,其實你是有意的去經過那茶餐廳,每一次你都能淺淺的感覺到她仍舊在你身邊說咖啡好香。
你更不會說在分手的以後,你常常坐在同一位置聞著淡淡的咖啡香,念著與她那些不再有後來的過往。

她突然把話題轉到從前:「你與我是怎麼分開的?我總想不起來。」
你回答說:「那是一個最簡單的理由,就是妳已經不再愛我…」然後你再補充說:「還是我說對妳已沒有愛的感覺?」你淡淡的再說:「其實,還有什麼關係呢?一點也沒關係了。」
她卻還你說:「但…我還記得你的聲音。」
你沒有因為她的記得而表現出脆弱的內心,你只輕輕的回說:「我也記得妳的。」
她續說:「對不起,關於你媽媽的事…我近來才知道。」沒有參與過你的後來的她,在今天卻對你說出對不起,奇妙的感覺就好像在從前,你對她說的對不起一樣,明知道根本沒有任何作用的三個字卻要說出來給別人作為安慰。
其實你不需要她的安慰已很久很久,只是她不知道。
你淡淡的說:「不緊要!」

就好像一個不存在的時空卻存在著你與她,談的話都只存在於外殼裡,彼此震動著成為聽得見的回音,可惜的是沒有實體。
原來已不痛不癢。

曾經很在乎、曾經很喜歡、曾經很愛,當一些甜蜜的字句前面加上了曾經,所有的甜蜜都會變成泥土,實實在在的與時光一同消磨,把從前的幸福快樂與傷心的過程都磨成粉末那樣的細緻,用一把風把它們送到想不到的地方,再把一個已模糊的輪廓消化,就連名字都會慢慢地在你的記憶裡篩走出來。
她嘻嘻笑了兩聲後說:「其實你沒有想起過我吧!只是今天我的突然你才遷就的說你還記起我的聲音吧…你太不會裝了!」
對,你已對這一個人,剩下無關要緊的惦念。
你輕輕笑說:「也許是吧。」
一直存在的隔膜,經過話一通電話,好像被撕裂得更加面目全非,在她掛上電話之前說:「我其實沒什麼事,只是想起了你。」
你突然覺得曾經用心的人,原來在一個回眸裡已變得既淺亦輕。
你笑著說:「不要把我想得太深,妳好好照顧自己吧!」

愛過的記憶永遠都包含著溫柔,只是那份悲傷的苦澀令不應尷尬的問候變得有點難看。
難看的是,我們都可以任性的愛卻不可以永遠相愛相知,那些曾包圍著你與她的感情,現在猶如打碎了的玻璃,收拾起來才發現怕被刺傷的手中只有著餘震。

以及,那些無法倒退過來的時間卻倒回來的淡淡憂傷。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Sum Ling
    Sum Ling 於 03/02/2018 評論 NO. 1

    好棒好感動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