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不再讓你孤單 文字

藍言次論於 18/06/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一個他。拖著疲累的身軀一步一步的走到月台,就在黃線前停下。他心裡想真的不應該追劇呢!追到忘了休息時間,但轉頭再想,距離星期六日還有數天,不能隔數天待放假時才看吧!再者,還有兩集便大結局了,還是再追看吧!兩分鐘後列車便駛進來,就在列車門打開之前,他已預備好迎接人潮,人潮就在打開門後一下一下的衝擊著他,幾經辛苦他才保住所站著的位置,然後跟著另一人潮進入車廂,他選了一個比較易出站的位置,而站在她面前的是兩個年輕女生,她們談論著化妝品談論著新來的男同事是否已婚,他很想把耳筒帶上,但車廂實在太擠迫,他連舉起手這小動作也做不了,只能夠默默的聽著別人的事情。

一個她。拖著沉重的行李箱一步一步的走近月台,就在黃線前停下。兩個小時前,她還以為當她出閘之時會見到掛念的他,他會熱情的把自己抱緊,然後會遞上熱朱古力並對她說很掛念她,期待的場景,就在出閘後一一在眼前幻滅,她失望,原來只是自己的天真幻想,想得深入一些,其實他又怎會放下手上的工作來接機?他又怎會浪費自己的時間遠渡而來給自己一個熱情擁抱?就連自己的生日日子也可與別個朋友混搭,那還可對他期望什麼?廣播說列車即將到站,令她提起了僅有的精神,她把行李箱放在跟前,車廂門一打開,每個人也為著避開她的行李箱而紛紛讓出一條小路,令她可以快速的走進車廂,幸運地她找到一個位置坐下,距離目的地還有九個站,放好行李後她決定要睡一回。

兩個年輕女生,妳一言我一語地說盡她們公司上下之事,他也開始知悉她們的公司大概有多少員工。也許站得太久,兩個女生開始說一些旅遊事宜來令自己沒有那麽累,長髮的女生問短髮的女生說:「妳有那個國家或者地方是特別想去?」短髮女生想了一會說:「西藏!我很想去親手摸一摸經綸。」西藏,也是他很想去的地方,曾經與女朋友志雯說過這個是必定要去的地方,短髮女生反問長髮女生說:「妳呢?不是韓國吧!」長髮女生說:「不是啦!我有點想去看北極光,看一些旅遊節目介紹,好像不錯。」北極光?他想想,這好像是志雯很想去看的景象,可惜他怕冷所以推卻,北極光,令他想起了志雯應該今天回港,看看手錶已差不多十二時,應該回家途中了,但手機沒有震動,是否因剛才的會議較了靜音?剛好圍在他附近的乘客出閘,他終於可以拿出手機看看,沒有顯示什麼訊息或未接來電,莫非還未到港?他隨即發了訊息給女朋友,叫她回家後致電給他。這一年,他與志雯的關係因各有各忙而變得越來越像一杯放涼了的白開水,而志雯對他也好像越來越冷淡,沒什麼特別事也不會給他訊息,就算睡前的指定動作談電話也變得越來越沉默,他望著放在紙袋裡的文件苦笑,然後想,若果志雯能待多一兩個年頭,待他事業上可更上一層樓的話,他必定會與她結婚。

她只是閉上眼睛並沒有睡著,然後拿出相機細細重溫著那些空靈的北極光景象,抬頭望望路線圖,還有六個站加兩條馬路便可以回到家,實在累透了!原來已是十二時,手機怎麼還沒有震動過,莫非還未取消飛行模式?她拿出手機檢查,果然仍然是飛行模式,取消後立時收到他的訊息:「回家致電給我好嗎?」本來想覆他一句好,但想想還是回家再說吧!然後她拿出耳筒開始聽著一些舊歌,以往聽著一些關於傷心的歌,她總會想起他,但今次沒有,也許是因為在玻璃屋裡欣賞過變幻璀璨的北極光,心已放下不少執著因而變得輕鬆,不再背負著一個感情包袱,人的確會變的快樂,她為自己與他的感情定下期限為半年,如果半年後身邊的人仍然是他,不結婚便乾脆離開好了。

終於可以坐下來拿出手機看看,志雯的已讀不回證明了她已到港只是不方便回覆,也可以理解的,拿著行李已經是很累的事呀!想著想著,突然想倒不如在她家附近等她吧,那兩條馬路她是必經之路,就這樣吧!車廂門剛好開啟,他剛步離車廂便看到熟悉的身影正在拉著行李箱慢慢步行著,行李箱是志雯最愛的深紫色,掛在行李箱上的行李牌卻是他買給她的,遠處看起來已有點殘舊。他預備上前之時卻不小心的把袋裡的文件倒放於地上,怎麼這樣大意的拿錯方向?他叫著她:「志雯!」她卻沒有回頭,當把文件從新放回袋裡時,她已離開了他的視線範圍,他心裡想,不怕!從後趕上終可以遇到。

終於可以離開車廂,她已在想放下行李後便要好好的享受浸浴,列車停下來,她跟在兩個年輕女生後面,慢慢的步離車廂,車廂關上門的時候,她才感到終於回港,她拉著行李箱慢慢的步上電梯,她看著那已殘舊的行李牌心裡想著,回家收拾好後這個牌要除下了,就在她預備望回月台方向之時,她看到一個男的正在把散落於地的文件慢慢收拾,身影有點像阿偉,但她轉頭便覺得是自己多想,他又怎會在這裡出現呢?她很快便轉個身然後淡淡的苦笑。聽著傷心的歌畢竟只會越聽越傷心,還是轉點輕快的吧!

步離地鐵站的阿偉立即截上的士,向司機說好地址後便給志雯訊息說他正往她住處,可以一起吃碗糖水。沿途上,一直留意著街道上可有志雯的身影,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麽的想念志雯,也許是因為工作也許是因為習慣,志雯的一切已變成理所當然。

在小巴上的志雯把耳筒音量較至最大,也把手機較了無聲放回袋裡。望著寂靜的街道,自己卻彷如夜遊,微風吹向臉上的感覺令她感到愉快,才意識到自己已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一直以為快樂的戀愛原來還原比繼續還適合自己,或許已是淡到了盡處吧。

志雯下車時已看到了望著手機的阿偉,本應開心的情緒不知怎樣成了想逃避的本能,她靜靜的拉著行李廂繞道而行到大廈的後門,然後靜靜的乘坐升降機回家,就在升降機門打開之時,阿偉已經站在面前說:「妳好嗎?」志雯緊緊的擁著他,阿偉摸著她的長髮說:「對不起!我不會再讓你孤單。」
下一則︰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